<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荷塘】祁東盤肉(散文)

              編輯推薦 【荷塘】祁東盤肉(散文)


              作者:祁東彭建華 布衣,398.6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465發表時間:2018-10-06 21:52:29
              摘要:老彭素來不喜隨大流,更因身為祁東人之故,所以我也要氣蘇東坡一次,偏不叫東坡肉,就寫祁東盤肉,豈奈我何哉!   

              祁東人凡有紅白喜事,皆好擺“十到”酒,而論一場“十到”酒的豐盛與否,是與其中的一道菜有著莫大關系的。
                 二三十年前,在酒席桌上常會聽到有人對菜肴進行點評:“瞧這盤肉,才二斤吧,也太會打算盤了!”其實,無論是盤肉的大和小,都是與家里的經濟狀況有關,一年辛辛苦苦到頭還要欠錢欠米的人家,盤肉小一點,也無可厚非。
                 可以說,昔年的農家盤肉就是一個家庭的晴雨表。透過它就能看出一個家庭經濟狀況的好壞,當然還可看出其主人的量氣大小。農村吃席的菜是要圴分的,當一塊盤肉切成八小塊端上桌時,還是有不少的人會鼓起眼睛瞪著看的,生怕分菜者將一塊份量不夠的給了自己。
                 我喜歡吃盤肉菜,特別是肥的那種,切薄片小火炸出油,微微泛黃,卷成耳子狀,加紅辣椒、芹菜,再佐以蒜子、姜絲,那個香、辣、甜啊,就全都匯集到一盤了。
                 還有一種吃法,更簡單更直接。將肥的盤肉切成一指寬,置于碗里,加豆豉,煮飯時在飯面蒸,出鍋后再放蒜蔥,這樣吃起來就是一個甜和軟。一塊肥肉,看著在碗里一大塊,用筷子就是夾不起來。不是滑,而是太糜爛,筷子一下就一分為二,幸好有皮連著,才會巍顫顫地夾入口中。
                 要想盤肉不這樣膩,就只有用榨菜了。一塊盤肉,一層榨菜,整齊碼于碗中放鍋里開蒸,因為盤肉上的油被榨菜吸去不少,自然地膩味也就少了許多,這樣的榨菜盤肉吃起來不僅甜而且更香。
                 我的父親是鄉村廚師,每逢村人擺“十到”酒,盤肉是必備之菜,所以做盤肉是十分理手的。記得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每逢過年家里是肯定會做盤肉的。自家殺了豬,父親先砍下四個豬腿子肉,還要砍一二個豬背脊肉,每個三四斤,反復用刀打干凈了,橫豎兩道稻草扎起來備用。用荷葉大鍋盛一鍋水,加入桂皮、八角之類香料,再將豬肉冷水入鍋,大火燒開,鍋水會冒出許多泡沫,就用撈蔸反復撈出,待得撈凈,豬肉也熟透了,這時就要用到醬油了。用盤肉鉤子鉤出,手滔醬油在豬皮上面反復摸擦,再將之入鍋去煮。這樣摸擦醬油需要三四次左右,豬肉的皮一次比一次變得醬紅,而且皺如豆皮,用一根筷子輕輕一摔,差不多沒頂了,這時的豬肉就得是盤肉了。
                 盤肉還有另一種叫法。在廣東的時候,有次我去一朋友家吃飯,他就做了盤肉,他卻稱之為東坡肉。我們雖同屬祁東西區人,但我的家鄉石亭子卻與他的步云橋隔了三十來公里,本就在語音上有別,對某物的稱呼有異也就不奇怪了。
                 東坡肉,因為粘了名人的氣,一直以來在我的意念中都是高大上的,這一下就成了尋常之物,倒讓我有點詫異了。不過細想之下,我又釋然了。東坡肉是上了菜譜的名菜,而我的盤肉菜僅僅只是盤踞一域而已,這下兩者聯姻,豈不是盤肉粘了東坡肉的光,有了一身名菜的光環?
                 我又想,世上許多的事物都由勞動人民創造,自然撞臉的東西也不會少,只是由于各地風俗的差異,便有了不同的稱呼。也許祁東盤肉更早于東坡肉出世呢,但因了蘇東坡的大名,所以就被后來居上,反而聲名遠播了。
                 由此可見,任何事物都是怕“巷子深”的,不單單是好酒。

              共 1190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一篇令人饞涎欲滴的美食散文。祁東盤肉,曾經反映一個家庭的經濟狀況。這種盤肉菜味道鮮美,配上榨菜,鮮香不膩,作者寫出了自己愛吃的原因。父親是鄉村廚師,盤肉菜十分拿手。在廣東,朋友稱它為東坡肉,其實和家鄉的盤肉做法一樣,味道無異。只不過,東坡肉借蘇東坡之名而讓世人記住了它的名字。它的廣告效應還主要源自蘇東坡的才氣,愛屋及烏。作者本人因為是祁東人,又不愿意隨大流,所以叫家鄉人所做的肉為祁東盤肉,以區別于東坡肉。文章用生動妙趣橫生的語言,描寫了祁東人愛吃的盤肉。文章既有制作的詳細過程,更有色香味俱佳的飲食文化特點。表達了作者對家鄉祁東盤肉的喜愛與懷念。值得細品,傾力推薦!【編輯:阿巧】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阿巧        2018-10-06 21:55:15
                作者觀察細致,描寫生動入微,語言有趣,情感細膩,感受獨到,色香味俱佳,讀了讓人饞涎欲滴。
              2 樓        文友:阿巧        2018-10-06 21:56:08
                問候老師!祝愿老師創作出更多佳作!精彩不斷!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