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誰的憂傷在風里呼嘯(散文)

              精品 【流年】誰的憂傷在風里呼嘯(散文)


              作者:王雁翔 童生,727.3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628發表時間:2018-10-04 14:24:06


                 門前的老坑院已廢棄二十多年,門窗朽爛,窯墻塌落,坑院里十多棵粗如水桶的樹,瘋了般追著陽光往窯腦上竄,濃蔭遮天蔽日。平日是沒人下坑院去的,但我每次回老家,都要下去看看,似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牽著,不由自主。
                 看什么呢?看一對青石磨盤。當然,也撫摸一小段苔蘚般細碎、枯索的歲月。這個坑院式的“舊家”,是父母帶著我們姐弟在大地上一鍬一筐掏挖出來的,雖廢棄多年,但溫暖、憂傷還在。生命里的陽光與陰雨,凝固成如一粒粒堅硬的文字,烙在了石磨上,也深深地刻進了我的心里。
                 與石磨相伴的時光是苦澀的。看到石磨,許多被遺忘的事物如顯影液里的黑白膠片慢慢浮現出來,包括月光、寂寞、寒冷、雪花、鳥聲,還有石匠不動聲色的愛情。
                 兩扇質地細膩的青石磨盤,在窯洞里靠窯墻靜靜地立著。它像曾經用舊的一彎鐮刀,一把豁得沒法再使的鋤頭,被我們丟棄在大地上,成了時間深處斑駁的古董。土坯壘砌的石磨基座,磨道里深淺不一的腳印還在,就像我們剛剛轉身離開。
                 坑院里有大小五孔窯洞,兩孔大的住人;淺一些的,一孔灶房,一孔養牲口,剩下一孔隔成兩段,里邊做羊圈,前邊安放石磨,算是我家的磨坊。家里五谷雜糧,都得從石磨上加工成面粉。
                 忙完田里的農活,夜幕降臨,牛羊歸圈。一家人在燈下吃完飯,父親鍘草、喂牲口,為第二天的農活做準備。母親在磨坊點一盞煤油燈,將提前收拾干凈的玉米、高粱,或者小麥,倒在磨盤上,我們姐弟便抱起磨棍推磨了。
                 伴隨著石磨轉動的轟轟聲,那些新鮮的、帶著琥珀色、金黃色或咖啡色的顆粒,從兩個磨眼里一點點下去,在石磨的擠壓、咬合中被磨成細粉,從石磨邊緣的縫里溢出,一圈圈落到槽臺上。我們用力推著石磨在磨道里轉圈兒,與糧食的顆粒一起損耗著石磨的牙齒,轉動中的石磨也在不動聲色中默默消磨、損耗著我們的青春和力氣。
                 石磨一扇厚七寸,直徑約一米二,大而厚實,像兩塊石餅,很沉。下扇磨盤是固定的,圓心上插上木軸,上扇磨的圓心有一個臼,套于這個木軸上。上下兩扇磨盤輕輕合在一起,推磨時上扇盤在人力作用下轉動,下扇磨盤不動。推磨,有點像人的上下牙齒磨碎食物。我家的磨盤大而沉,一個人推轉很吃力,多是兩個人合力推。我和哥哥,或者弟弟抱著磨棍推,姐姐或母親用小簸箕將槽臺上磨碎的粗細不均的面粉掃到籮里,用細密的籮羅篩。羅面是技術活兒,一個直徑約一米五、細篾條編織的大籮筐,里面支兩根鐵軌一樣的木架子,像拉風箱,手拉動籮在軌道上來回運動,符合細粉標準的面粉霧一樣,一層層落下去,留在籮里無法漏下去的,重新回到石磨上磨二遍、三遍,一遍又一遍,直到最后剩下一把麩皮,無法再磨才能停歇。
                 我記得父親在世時曾自豪地說,石磨是他花兩塊銀元從北原上買回來的。一扇磨盤三個壯漢才能抬起,兩扇磨盤重過千斤,黃土路坑洼不平,父親推著獨輪木車翻山越嶺,是怎樣把石磨從幾百公里的遠路上弄回來的?
                 父親木訥,沒說過,我也不曾問。鄉村孩子放學回家,很少寫作業,也沒什么作業可寫,但需要幫父母干得農活很多,拾糞、砍柴、割草、拉糞、鋤草、放羊。所以,我家推磨大都在晚上。
                 與田間勞作不同,推磨是一種寂寞且單調無聊的勞動。推一次磨,抱著磨棍在磨道里推轉三四個小時,身心疲憊。有時我會和哥哥,或者弟弟邊推磨邊玩成語接龍游戲,應答時間以推轉石磨一圈為節點,轉一圈答不上算輸。但大部分時間是在沉默里吃力地走,聽著石磨轟轟轟轉動。
                 鄉村的夜,很靜,月光如雪。磨坊沒門窗,窯口只砌了一截齊腰高的窯墻,潔白的月光落進窯里,落到石磨和我們身上,落在磨道里,如雪如霜,我們像披星戴月的夜行人,影子在磨坊里忽長忽短,忽前忽后。羊在圈里安詳地反芻,尿聲嘩嘩嘩,羊騷味在月光里輕輕浮動。我們在寂靜里一圈圈機械地推著石磨轉,有時走著走著,人便瞌睡了,夢游一般,在睡夢里推磨。有時人迷迷糊糊,磨棍一端脫離磨扇,人向前撲空倒在磨道里,鼻青臉腫不說,磨棍還會順勢將磨盤上的糧食掃落一地。但母親并不責罵,說,困了,去院里轉轉,靈醒靈醒。
                 我從疼痛里清醒過來,坐在門口的矮墻上,看月亮,看月亮上的桂樹在風里輕輕搖晃,想玉兔,想吳剛與嫦娥的傳說。村莊沉睡著,靜謐著,月光像山澗里的溪流,或陽光的顆粒嘩啦啦落向大地。有時,我也會在月光下翻一會兒書,等母親或姐姐羅篩好粗粉,再起身接著推磨。
                 母親會利用我們推磨的一點空閑,坐在門口的小凳上做針線,低著頭,在月光里一針一線地給我們做鞋子,或縫補衣服。除了雨天或風雪天,母親的針線活都在晚上。她的兒女太多,七個,白天在田里為我們忙嘴上的,晚上,在燈下縫縫補補,日子窮困,再難,也不能讓自己的兒女凍死餓死。我身上的衣服總是舊的,哥哥不能穿了,裁剪縫補后給我,我不能穿了,再改改補補,又到了弟弟身上。
                 月亮升起來,窯院里亮如白晝,母親就會將磨坊里的燈熄了。因為點燈的煤油是金貴的,要拿錢去公社的供銷社買。父親嫌我們晚上看書浪費煤油,經常將油瓶瓶藏起來。但無論他藏得多深,我們總能找到。有時等他要往燈里添油,拿出的油瓶卻是空的,常氣得跺腳。沒點燈的油,斷了調飯的鹽,那時在鄉村是常有的事,也沒什么難為情,一時沒錢買,就去鄰里借一點,度幾天難,自家買了,再還人家。我家的磨坊幾乎夜夜都有推磨聲,除我們自家磨面,村里沒石磨的人家,也常借我家的石磨推磨。石磨的隆隆聲,經常會響到后半夜。
                 潔白的月光,就是我家免費的燈光,家里許多工作都會在月下進行。
                 沉默寡言的父親,常坐在月光下,用處理好的筷子粗的荊條編簸箕。編簸箕的荊條是專門漚制過的,粗細均勻,細長、潔白、柔韌,如一根根琴弦,在父親粗糙的指上舞動。編不同的生活用具,用材不一樣,背篼、擔筐、梿枷用材相對粗放,各種荊條都是他從遠山里砍回來的。父親三個晚上能編一個簸箕,用荊條劈成的篾片收邊,結實,紋路橫豎有致,很好看。一個簸箕拿到集上能賣兩三塊錢。
                 月光下,父親手上的活兒總變換著,有時編背篼,有時是筐。有皮條,他會纏幾副梿枷去賣。如果沒東西可編,就在月下磨斧頭、鐮刀、鋤頭,一把一把磨得锃亮,修損壞的農具,從不會提前休息。我們都在默默地用自己的力氣和心智,在月下編織著屬于鄉村人的幸福。父母沉默里的忙碌,從容,安詳,他們能從夜空中啟明星、北斗七星的位置判斷夜的深淺。
                 那樣安靜、明亮的夜晚,自我十八歲離開村莊后,除了高山和海島上,別的地方再沒見過。城市里沒有夜色,看不到月亮和星子,也沒有真正的黑夜。我常想,一個人在大地上行走、忙碌一輩子,卻沒見過月亮、星星,不曉得夜色是什么色,身上沒落過月光和星光,沒聽見月光落地的脆響,不懂得黑夜的意義和秘密,他的人生會多么荒蕪與無趣啊。
                 家里驢子如果不下田,有時也會套上推磨。但驢推磨得人照應著,用手把磨盤上的糧食往磨眼里趕,石磨里沒糧食,會把磨齒磨鈍、打壞。那時我癡迷讀書,照看驢磨面時總愛坐在邊上看書,心和眼睛沉浸在書里,磨盤上沒有糧食,老實忠厚的驢拉著磨子咣咣咣空轉。
                 驢戴著眼罩,在黑暗里拉著石磨在磨道里一圈圈地轉,人不讓停歇,它會一直繞著磨道走。驢推磨時,不光要戴眼罩,還得給嘴戴上籠嘴,防止它伸嘴偷吃石磨上的糧食。我不是驢,不知道驢在磨道里轉圈時會想什么,但我們都是大地上的動物,要平安活過一輩子,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管情不情愿,都要在各自的命運里負重前行。
                 石磨鈍了,不出活兒,父親就會念叨柳石匠。但是,只有秋莊稼收罷了,柳石匠的身影才會出現在村口。他身上背一個褡褳,一頭是吃食和幾件換洗衣服,一頭裝工具。
                 我隱隱記得柳石匠叫柳勇強,也許不是這個名字。平常鄉親們都管他叫柳師傅,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大名。柳石匠瘦瘦高高,戴一副茶色的石頭鏡,四十多歲的樣子,一身藍布衫子。冬天,外邊是一件黃色的棉大衣,樸素干凈,話不多,甚至有一點靦腆。我總覺得他像一個沉靜的教書先生,不應該當石匠。
                 一根好木料的夢想,是遇到一個心靈手巧的好木匠,遇上,木頭便成了帶著思想光芒的藝術品,一代一代傳承下去,在時間里走很遠。我家門前的那塊水缸一樣圓溜溜的條石,一直在時間里默默等待一個石匠。
                 鄉村百姓土里刨食,沒有權貴的“府邸”,亦無經商人家的“公館”,皆泥墻瓦舍,舊式坑院,沒什么東西可雕,但很多人家都有石磨。石磨用一年,就老了。扇面之間咬合的齒槽,磨光滑了,要重新鑿一鑿,叫鍛磨子。
                 柳石匠一進村,咣咣咣,一家一家便輪流響起鋼釬在石磨上的鍛打聲。
                 我家的石磨太沉,每次柳石匠上門,父親都要在村里找兩個壯漢,才能將石磨的上扇卸下來。柳石匠總是先坐在院子里鍛卸下的上扇磨。底扇子磨固定在基座上不用動,柳石匠屁股下坐一個小腳凳,戴一個洗得發黃的口罩,手上的鋼釬一會兒細,一會兒粗,掄著拳頭大的鐵錘,當,當,當……細碎的石屑、粉塵隨著釬頭的移動飛濺、彌漫。
                 他的背對著窯口上的陽光,黑影在磨盤和窯地上輕輕晃動,像一片樹葉在微風里搖曳。錘聲時高時低,時厚時薄,在磨坊和庭院里起起落落,很有節奏。錘聲停了,我們就曉得他該歇息了。
                 深秋的陽光淡薄,蒼白,溫暖。他靜靜地坐在石磨上,一聲不響,像一塊沉默的巖石,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他把脫下的綿線手套放在錘子上,工具擺得很齊整,從不亂丟。他的手指很長,煙在指間靜靜地燃著。他的煙,不是鄉村人自種煙葉制作的旱煙,是從商店里買得五分錢一包的羊群牌紙煙,帶著煙草好聞的香氣。
                 有時他會放下釬和錘,脫下干活時才穿戴的灰布褂子和藍布帽,盤腿坐在窯門口,手上捧一杯茶,一口一口地啜,似要慢慢從茶里品出醇厚回甘來。那茶,裝在一個裝過罐頭的玻璃瓶里,是父親備著招待親戚和匠人的,從不舍得喝。他歇息的時間很長,有時我出門擔水,他已在門口坐著,我跑幾里路挑水回來,他仍坐在那里。
                 工錢是按天計算的,我們姐弟都嫌柳石匠干活慢,磨時間,多掙錢。父親說,鍛磨是細活兒,急不得。
                 兩扇磨,柳石匠要叮叮當當敲打四天。村里人排著隊,一次次來我家催,他笑呵呵地說,不急,不急。兩扇磨拿鋼釬順紋路細細鑿一遍,拿砂紙磨一磨,用水清洗干凈才算完工。然后,他瞇著眼在鍛過的扇面上照,磨盤上橫橫斜斜的紋路,如大地上阡陌縱橫的網。他一遍又一遍地照,很認真,像一個莊稼人蹲在地頭上深情地凝視地壟和莊稼。見我在旁邊一臉不解,他拍拍身上的灰,笑瞇瞇地說,上下兩扇的紋路,跟人的上下牙齒一樣,嚴絲合縫才好。
                 那時,生活窮困,農村人很少有刷牙的習慣。柳石匠每天早晨起來,總是先蹲在院里的滲坑邊刷牙,滿嘴白沫沫。他不刷牙,不吃早飯。
                 我家那塊在院口門放了多年的條石,在柳石匠的建議下,被雕鑿成一個喂豬的石槽。兩頭鋸下來的邊料,在柳石匠丁丁咚咚的錘釬聲里,變成了兩個光溜溜的石枕頭。平底,四周雕著幾叢花草,上邊有優美的弧型,磨得光滑如鏡,像兩瓣月牙兒。
                 秋收后的農閑時節,匠人們都會出門掙錢。記得村里還來過幾個攬活的石匠,但鄉親們只認柳石匠,說他人厚道,工價便宜,活兒精細。所以,全村三百多戶人家鍛磨的活,幾乎是柳石匠一個人的。別的石匠在村里吆喝一圈就走了,沒人理識,插不上手。
                 我從五六歲開始,先跟著姐姐和哥哥推磨,十歲之后,多是我帶弟弟,寒來暑往,繞著石磨轉了差不多十年。在我的記憶里,我家石磨一直都是柳石匠鍛鑿的。
                 村里的機器磨坊離我家不到二十米遠,站在窯腦上的麥場里就能看到。磨坊里有磨面機、碾米機、粉碎機,機器轟轟隆隆從早往晚響。手頭寬裕的人家,連牲畜過冬的飼草都拿到粉碎機上加工。除了我們村,周圍幾個村莊也來這里磨面、碾米,但我家吃飯的嘴多,干活的勞力少,沒什么經濟來源,面粉靠石磨,碾米用石碾子碾,在艱辛里摔著汗瓣子往前掙扎。
                 推磨算不上重體力活,我對推磨也說不上厭煩,只是覺得太耽擱時間,沒時間讀自己喜歡的書。但家境拮據,父母咬牙供我們兄弟讀書上學已很不易,不推怎么辦,我們必須在自己真實的生活里成長,生命里的困境,要靠自己的努力解決。
                 我喜歡在雨天或者雪天推磨。室外春雨綿綿,大地濕潤、干凈,我們推著石磨一圈一圈地轉,磨坊對面窯崖上的兩叢洋槐,葉子油亮,枝上開滿潔白的槐花,濃郁的花香被細雨打落,在坑院里彌漫。樹叢下面墻縫里兩窩剛出生的小鳥,在鳥窩里張著嫩黃的小嘴,唧唧唧,幼鳥的爸爸媽媽們在雨里飛出飛進,忙著為自己的孩子尋食。老鳥一飛回,小窩里一片爭先恐后的唧唧聲,都爭著將小嘴伸向爸爸媽媽。半個月左右,鳥窩便安靜了,空了。小鳥跟著父母去遼闊的田野上飛翔、尋食,筑新巢,不再回來。生命卑微,但在人們不易看到的角落,我看到了生命的溫暖與光亮。

              共 7726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誰的憂傷在風里呼嘯》這是一篇有著濃濃鄉土氣息的文字,讓人沉醉其中,讓人流連忘返。作者以深情的筆墨抒寫故鄉的點點滴滴,故鄉的老院,故鄉的石磨,故鄉的人,故鄉的月光……這些都在作者內心深處銘刻。愛到最深是心痛,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憂傷。故鄉里熟悉的一切與故鄉的人讓散文散發出熠熠生輝的光芒,作者用細膩、真實的筆觸刻畫故鄉的鄉情,如同一出精彩的戲,作者撲捉到鄉村人們的生活和情感與勤勞的本質性格,用生動、鮮活的文字語言表現出來,如同人物就在我們眼前。散文筆調深情而令人動容,柳石匠的愛情故事令人感慨,作者情感細膩、飽滿,將鄉村生活描寫的真實、自然、生動,景色描寫與情節描寫相得益彰。作者很善于觀察事物,寫出來的作品是那么親切、自然、栩栩如生。讓人回味很久,語言描寫精煉、準確、生動,描寫形象。欣賞佳作!傾情推薦閱讀。【編輯:永遠紅梅】【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810050009】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永遠紅梅        2018-10-04 14:26:07
                感謝作者賜稿流年,祝作者寫出更多佳作,寫作快樂!
              永遠紅梅
              2 樓        文友:勞英        2018-10-05 20:59:35
                誰的憂傷在風里呼嘯,是故鄉的淚,故鄉的流水,是故人的憂傷。一篇讓人心疼的,讓人流淚的文章。感謝作者。謝謝!
              相信自己的努力
              3 樓        文友:懷才抱器        2018-10-09 22:29:24
                一抹舊情,注滿石磨,如此溫暖,土窯時光不再陳舊,生活不因石磨擱置而停止,時代給與了石磨博物的力量。
              共 3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