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看點文學 >> 短篇 >> 情感小說 >> 【看點】我的耳目(小說)

              精品 【看點】我的耳目(小說)


              作者:山澗戲水 秀才,1511.08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397發表時間:2018-10-04 11:30:26


                 我從刑警隊調到國安局,還要從一起盜竊案說起。
                 說到了這起盜竊案,就要說我在刑警大隊用過的耳目。我給耳目編的代號是05,耳目05有個綽號,叫野山貓,他真正的名字叫吳云真。在他們那一行當里,野山貓是個有名的角色。吳云真是個小偷,吃的是公交車那條線,從車站上車,一路跟著車子走,只要得了手,馬上下車走人。一般像這樣的小偷都基本不會去干別的活,可吳云真不一樣,他手閑不住,看到什么來錢,就干什么。
                 吳云真當年的師傅,綽號叫黑鷹,在1983年嚴打中,被槍決了。那一年,吳云真還小。他也是沾了年紀小的光,不然,恐怕也少不了坐十年牢。我說的這起盜竊案,發生在1996年。這一年,吳云真二十七八歲。他之所以被叫成野山貓,是因為這小子很能跑,而且身體很靈活。個子不高的他,很瘦。如果用獐頭鼠目來形容吳云真,就不合適了。只看他樣子,你就能知道他是個很精明的人。
                 我第一次和吳云真打交道,是在1992年。那年,我從特種部隊復員回來,因為有一技之長,直接分配到了公安局,又到了刑警大隊。剛到刑警大隊,對于很多東西不懂,辦案都是老刑警們帶著。說是老刑警,其實也不比我大多少,主要是他們在刑警隊干的時間長一些,對于我這樣剛進刑警大隊的人來說,那就是老刑警了。
                 有一天晚上,我跟著的刑警隊員對我說,根據線報,要抓的那個叫野山貓的出現在一個地攤上,正在和別人喝酒吃飯,讓我趕緊跟著一起去抓。得到這消息我很高興,上了車跟著就去了。
                 吳云真當時就是和別人在一個地攤上吃飯,他坐的地方,身后是一堵兩米高的墻。老刑警看到他身后的高墻,在車子里對我說,你看,他身后有障礙,我們從兩邊圍過去,把他逼到死角。
                 吳云真這小子太狡猾。我們開著的汽車掛的是地方牌照,可吳云真眼太尖了,大概由于以前經常和刑警對打交道的緣故,他記得刑警隊里的很多人。我們車子正好是從路燈迎面過去,吳云真似乎看到坐在副駕駛的人穿著警服,他站了起來。我們車子很快駛到路邊,就在開車門當口,我在后面就看到吳云真轉身一下翻到了兩米高的墻上,和他一起喝酒的幾個人都愣在了小桌前,可能他們不知道吳云真是干什么。我和老刑警馬上沖了過去,吳云真在墻上對我們譏笑了一聲,很快就跳到了墻那邊。幾個老刑警根本沒想到吳云真會這么機靈,他們跳不過這么高的墻,站在墻角下,按住了坐在小桌前的幾個人,不讓他們動。
                 跳墻,對我來說,是小伎倆。我緊跑了幾步,用腳蹬了下墻壁的磚,很輕松就用手扒住了墻上的磚,一個翻身就跳了過去。跳過去后,我看到吳云真已經跑出去三十米開外。這是一條胡同,胡同不是很寬,二百米以外是公路,我跟著一提氣追了過去。吳云真跑得還真不慢,我一直追到離他還有十米,怎么也縮小不了差距,只能跟著他跑,我當然清楚,這個時候就看誰耐力強了。
                 我這在特種部隊超強訓練過,到底是比他有耐力。跑了大約有將近一千米,吳云真一下子坐在地上不跑了,喘著粗氣看著我。我也是氣喘吁吁來到了他面前,我對吳云真說,你跑啊,怎么不跑了?我讓你再跑三十米,我再追你。
                 吳云真雙手一抱拳說大哥,我不跑了。我跟著你走,我算真服你。一般人都跑不過我。
                 我踢了他一腳說站起來,跟我走。
                 吳云真喘著氣說我站不起來,腿軟了。
                 路燈照著,我也看不出他此刻的臉色,但我能猜想到,他現在一定是面色蒼白。
                 就在一同來的幾個刑警感到失望時,看到我提著吳云真領子走過來,趕緊上前給他戴上了手銬塞進車里。
                 抓吳云真的理由,是前兩天一位農村來的老大爺在車上被扒竊了幾千元。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年,幾千元很不得了了。那些錢,是老大爺救命錢,還沒到醫院,就在車上被盜竊走了。老大爺到了刑警隊,給我們跪下,央求我們,能盡快抓著小賊,追回他的救命錢。
                 老大爺嗚嗚的哭泣聲,讓我們很難過,都恨死了這些毛賊。大隊長給我們布置下去,找耳目們盡快找到扒竊老大爺的那些錢。很快,耳目提供了線索,是一個叫野山貓的人扒竊了老大爺的錢。而且還提供了這天晚上野山貓的具體位置。這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吳云真嘴很硬,他也知道,幾千塊錢這么大數目,如果他要承認了,非坐幾年牢不可。所以,他始終不承認自己在車上扒竊了那個老大爺的錢。像他們這樣的人,如果你不當場抓著手,他們根本不會承認。
                 我們也時常穿著便服跟車走,就是為了抓現行。當然,為了不搞錯,得到線報的刑警又和耳目聯系。對方很肯定告訴說,絕對沒錯。那天吳云真在車上扒竊時,他就在車上。
                 像他們干扒竊這行的人,基本都知道誰是干什么,雖然可能不認識。他們眼睛狠毒。我們上車一般只要發現了有扒竊的人,都不會用眼睛盯著,只要你和他對上眼,對方肯定不會動手,在下一站,會下車。
                 我記得有一次,我跟著上車反扒竊,上了車,老刑警對車廂里掃了一眼,很快低聲對我說,前面的兩個人就是,他們拿著衣服或者是拿個東西放在手里。老刑警讓我盯著其中一個,我沒一點經驗,直愣愣地盯著看,結果,那兩個人在下一站就走了。
                 我跟著的那個老刑警很納悶地問我,你看他們了?
                 我說看了,我一直看著他們的手動沒動。
                 他又問我,他看你眼睛沒有?
                 我說我看他眼睛了。
                 老刑警對我說,你沒一點經驗,下次,千萬不能和他們對上眼睛,一旦對上了眼,他們就知道我們是干什么的了。
                 審訊到了后半夜,這小子抱著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態度。你問他東,他和你說西,盡說點和案件無關的話。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中隊長在辦公室說這不行啊,到了二十四小時他再不說,我們就要放人。
                 農村老大爺報案后的幾天,一直都徘徊在我們刑警隊門前,他總是拿著一個窩頭,一邊吃,一邊抹眼淚。他對我們說,老伴還躺在醫院里等著錢救命啊。
                 中隊長問,會不會就不是他干的?
                 審訊吳云真的老刑警很肯定地說,絕對是他干的。
                 隊長問,什么憑證?
                 老刑警說,憑的是經驗。如果不是他,他就不會東扯西拉避開我們談論的問題。從和他談話知道,他心虛得很。他心里也清楚承認了會是什么結果。
                 離放吳云真還有半天時間了。這一次老大爺來到了刑警隊,竟然跪在我們院子當中,一直哀求我們盡快破案。他說老伴等著錢。
                 我們看到這種情況,都很心酸。隊長說,先讓吳云真拿出那些錢,交給那個老大爺。
                 可問題是怎么才能讓吳云真拿出來,這是個大問題。我們要是直接對他說讓他拿出錢不處理。他肯定會同意,但你不能保證他出去后告狀,到了那時候,倒霉的就是我們了。
                 一個有經驗的刑警到審訊室將吳云真拽出來,讓他站在窗口往外看。刑警對吳云真說,你看到了吧,你盜竊的是人家救命錢,你這是作孽。
                 這個刑警一邊說,一邊緊盯著吳云真眼睛。吳云真打了個寒顫,過了片刻,吳云真說,我真沒偷這個老大爺的錢。這樣吧,我看他可憐,我先把錢給他拿出來,可我說好了,這不是我偷來的錢,你們放我走。
                 他自己說出來了,也只能這么辦了。我們帶著他找到他的同門兄弟,很快,錢拿來了。
                 從那次以后,吳云真成了我的耳目。當線人,是他自己提出來的,一般,這些人都不愿意當我們的耳目,按照他們話說,不愿意出賣同道人,不然以后沒法在江湖上混。吳云真要當我的線人,是他知道了我是從特種部隊下來的。那次,我一直追了他足足快一千米,他對我很佩服。他曾經對我說過,如果那次,要不是我,他一準跑掉。因為那些刑警根本就追不上他。還有一個原因,他看到了那個老大爺,心里也多少有點震憾。他說我們都是好人。
                 通過這次,我還認為他會痛改前非,誰知道,他還是賊心不死。有一個星期天,我在車上又碰到了吳云真。我們平時沒有什么案子,隊長會組織人員去跟車,那天,我自己在車上,坐著,一會就看到吳云真從站臺上了車。他沒看到我,因為我避開了他的目光,等我再次看他時,他已經得手。他也看到了我,對我笑笑。我用眼睛剜了他,我用手勢指了指他扒竊的對象,他乖乖地將東西又悄悄放在了對方兜里。我用嘴向車外努了努。我的意思是讓他下去,很快,車到了下一站,吳云真下了車,我也緊跟著下去。
                 吳云真問我你不會抓我吧。說完準備要跑的樣子。
                 我讓他站住,我問他你怎么給我當了線人,還繼續扒竊?我要是抓你,早就抓了。你現在是我的耳目,我把你抓回去我都丟人。
                 吳云真當即向我保證不再偷了。其實,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話,只不過他在行竊時,很注意觀察我是不是在車上了。這些人,不可能改,偷竊都成了他的習慣。一天不偷手心發癢。耳目是需要建立檔案,還要領導批示同意才能成。個人的耳目都是保密的,誰提供了線索,只要是經過查證屬實,破了案子,都會相應給予一定獎勵。我們每個人都不只有一個耳目。因為吳云真給我提供了一個盜竊汽車團伙,那次案子偵破后,我還立了三等功。之后,我好好請他吃了一頓大餐。當然,這些人也不能太給他們好臉,不然他們會有恃無恐。很可能會捅出簍子。
                 結果吳云真還真的通出了簍子,不過這個簍子對我們并不是壞事。
                
                 二
                 我到國安局是因為一起特殊案件。
                 國安局一個特別單位,負責的都是涉外案件。國安局的偵查員都不穿警服,其中一項任務就是反間諜。我所居住的城市,有個AC廠,是個兵工廠,隸屬于國防科委,從外表看就能看出它和其他廠子不一般,把門的是當兵的,這里進進出出都有軍隊上的人,施行的是軍管制。我國有很多先進武器都是從這里生產的,問題就出在影像資料和一些圖紙上。
                 一個仲秋的晚上,從外地拿了那些東西的兩個保衛處的人,在火車出站口,竟然將那些資料丟失了。據兩個護送資料的保衛處人說,從外地研究所出來,一路都有人護送,他們坐的火車也是包廂。
                 根據回憶,從研究所出來一路肯定是沒問題,因為那里是個深山溝,一條路直接通到某城市火車站,就在下火車時,兩人還看了看提包。為了不引起人注意,他們裝著像沒事人樣,提提包的人,將提包用手銬連在自己手腕上。
                 提提包人回憶,問題就出在出站口,那會,出站人特別多,擁擠不堪。在擁擠時,提提包人和另一個人分散成了一前一后。突然有兩個人在提提包人前后那么一擠,提提包保衛處的人本能的將提包抱在了懷里。在他印象里,這時候的提包好像沒有什么異常。AC廠知道兩個人是今晚火車,幾點幾分到都知道,他們還沒到,外面就有車子等著了。可兩個人從車站走到車前,提提包人才發現提包底部有個口子,東西不見了。
                 東西被盜了,在茫茫人海中,根本無法尋找,只能趕緊開車回到廠保衛處。這下子問題嚴重了。那些資料圖紙是用一個不銹鋼盒子鎖著的。體積不是很大,也沒多少重量。這才導致東西丟了,提著包的人沒發現。那個不銹鋼盒子是密碼鎖,一般人打不開。即使是用東西撬也很難撬開。而且里面還有自毀裝置,里面裝置有光感器,一旦你打開,見到一點光,就會自動毀掉圖紙。廠保衛處當即報告給了軍代表,軍代表聽此事,大發雷霆,將兩人暫時關了起來,馬上上報到了國安部,國安部立刻命令我們市里的國安局趕赴現場。國安部派人乘坐直升飛機來AC廠協助偵破這起案件。
                 這時候我們刑警隊所有人員都已經到了隊上等待了,當然,我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不過我們猜想,一定是發生了大事,要比刑事案件大的多。
                 很快,我們大局長和國安局長一同到了刑警隊,簡單的開了個會,大局長在會上對我們說,對外不能聲張,我們內部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了,絕對保密,以免在社會上引起騷動和謠言。
                 局長講話時,國安局一個科長帶著他的人也到了刑警大隊。兩個局長簡單碰了碰頭,我們局長再次走進會議室對我們是說,大家現在會議室待命。下面,我叫到誰,誰就跟著我走。
                 傅海,局長叫到了我。
                 我站起身答到。局長說,現在你跟著一起走。我看了看,基本上都是中隊長。局長說先給中隊長開個會。
                 來到了大隊長辦公室。剛坐好,國安局長從挎包里拿出一個本子,先問,你們這里誰是傅海?
                 我馬上站起身對國安局長說,我就是。
                 國安局長對我動了一下手,表示知道了。國安局長對我們說,現在先介紹一下AC軍工廠被盜的情況。簡單點說,其實是在出火車站時發現被盜的。被盜的是一份十分機密的圖紙。出站口竟然被盜竊了,現在我們考慮,不可能是小偷盜竊走的,很有可能這里牽扯了間諜活動。我和你們局長也碰過頭了,你們刑警隊,先按照一般案件來偵查,對你們那些耳目,就說是盜竊案,具體是盜竊走了什么不能對他們講。
                 介紹完了情況,國安局長讓我們大家先領著人查,等刑警隊人走了,大局長讓我留下了下來。國安局長問我,你以前在部隊是當的特種兵吧。

              共 13857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警匪氣息濃厚的小說。俗話說:“浪子回頭金不換”。對于一個慣犯來說,并不是上一兩堂政治課或囚禁所能改變的。吳云真是個非常機靈的小偷,初次交量,就敗在當過特種兵的“我”(傅海)的手下而心甘情愿做我的耳目,并助我立了三等功;但此后吳云真依然賊心不改,終于捅了簍子,陰差陽錯盜了女間諜從國安局人手上偷來的金屬盒(裝有絕密資料),遭到間諜們追殺,家人也受牽連。無奈之下,只好向奉命追回絕密資料并已經采取行動的我聯系;在捕獲間諜的過程中,我冒著生命危險救了吳云真,自己身負重傷;從此小偷出身的吳云真徹底改邪歸正,成為我真正的耳目,我也收獲了塔襠冷美人郭如麗的愛情。故事情節扣人心弦,引人入勝,其中對一些專業性的技巧(如抓小偷)讓人大開眼界,我與郭如麗之間的一些描述妙趣橫生,讓人既緊張又忍俊不禁。作者采用“我”講故事的手法展開故事情節,即有故事的拍案叫絕的趣味性又有小說的回味悠長的韻味,這是小說最大特點。另外小說結構有條不紊,情節轉換水到渠成,不留斧砍刀鑿的痕跡。語言如行云流水,充滿情趣。人物形象在故事中不知不覺展現并逐漸豐滿。為小說點贊!佳作推薦欣賞。謝謝賜稿【編輯:花保】【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810050012】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花保        2018-10-04 11:32:32
                拜讀老師佳作,受益了。延誤發表,請諒解。祝創作愉快!
              夢有幾許,路有多長;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回復1 樓        文友:山澗戲水        2018-10-07 15:00:03
                老師編輯辛苦。說聲謝謝。
              2 樓        文友:湖北武戈        2018-10-06 08:58:22
                恭喜佳作斬獲精品,期待更多精彩輝煌!
              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
              回復2 樓        文友:山澗戲水        2018-10-07 15:00:32
                還望老師多指點,謝謝。
              3 樓        文友:尋找姚黃        2018-10-06 20:28:27
                恭喜獲得精品。
              尋找姚黃
              回復3 樓        文友:山澗戲水        2018-10-07 15:01:45
                張老師好。請張老師多批評指導。
              共 3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