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时光】看,刀(小说)

              绝品 【时光】看,刀(小说)


              作者:月公子 秀才,1569.2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52发表时间:2018-09-14 16:38:17

              【时光】看,刀(小说)
                 一
                 “疯子在那,快看,疯子!”
                 “啊?他又回来了?”
                 “不会吧?”
                 “难说,他老婆孩子住这,他还不跟着来。”
                 “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疯子也要有地方住?#38590;劍 ?br />   “你就不怕?#23458;?#19968;……他发起疯来了?”
                 “可不是……”
                 “这事还得跟领导说去。”
                 “怎么说?”
                 “就是,单位宿舍总住个疯子不合适?”
                 “不要忘了,疯子也是单位职工。”
                 “可他疯了呀!”
                 “这……”
                 老何嘴里咂着香烟坐在门卫胡师傅的“宝座”上,“宝座”是一张不知从哪捡来的快散了架的老圈椅。他将一份早报大大地摊开举着仔细地阅读。他微微抬起头,眼睛跃过报纸,说:“你们几个女同志瞎担心什么?别没事乱议论。”
                 祁工的老婆一听,连忙笑着说:“何书记说的是,说的对。我们女人家就是好瞎担心。不过何书记你也要为我们大家考虑考虑,毕竟他的……”她将又胖又短的手指在自己的太阳穴处快速地画了两个小圈,“跟正常人不一样呀。”
                 “大妹子呀,你也别叫我书记了,我快退休了。还有呀,别忘了这大院里住的不仅仅是邻居,还是同事。有的还是亲戚,或是亲家。别乱说话,?#32622;?#30462;,影响工作。”老何半笑半严肃地说。
                 祁工的老婆不敢顶撞老何,虽说老何就要从所里党委书记一职退下了,但大家对他还是又敬又怕的。她眼睛一瞟,看见了站在后面正与胡师傅数钱的陈宝和,说:“陈工呀,你在干嘛呢?”
                 陈宝和向她笑着点?#35828;?#22836;:“昨天让胡师傅帮我卖了一些旧书和旧报纸。”
                 胡师傅朝她哈了哈腰,继续数着手里?#37027;?br />   “胡师傅,这是卖了多少钱呀,你们俩数半天了。”祁工老婆故意挖苦他俩。
                 胡师傅笑着说:“?#27426;?#23569;钱,就是回收站给的都是零钱,零碎的小币。”
                 陈宝和看着胡师傅数了半天,也有点不好意思,说:“别数了,大概就行了。”
                 “不行,不行,你托我卖的,弄清了,弄清了好。”胡师傅连连摇头,“好了,好了,这就数好了,一共是十七块六角九分。给你,就是分币多?#35828;恪?#20320;再数数。”他把钱小心地放进陈宝和的手里。
                 “不用数了,你都数了三遍了。?#32972;?#23453;和说。
                 祁工老婆走近陈宝和小声地说:“陈工,你就不怕?那家人就住你的楼下,而且,还听说你家小军……”
                 陈宝和猛地瞪了她一眼,打断了她的话,少顷又极不自?#22351;?#20174;脸上挤出笑容,说:“这不有何书记在吗?不用我们小老百姓担心吧!”说完就往单元楼里走。
                 “?#23567;?#22905;朝陈宝和的背影哼了一声。“这个小?#38590;邸?#32993;师傅,你跟他把钱数清就对了。”
                 院子东北角?#37027;?#26681;处用砖头砌了两个矮墙垛子,那里是垃圾堆放处。疯子正靠着墙垛子盘腿坐在地上,摆弄着一堆小树枝。他不停地将它们拼?#21019;?#25645;,对周围的一切似乎毫无察觉。
                 胡师傅将垃圾桶拖到垃圾堆放处倒掉,又把堆放处?#38393;?#25171;扫?#21024;唬?#21807;独疯子摆弄的小树枝没扫。他站在一旁想着疯子什么时候可以走开,让他把小树枝也扫掉。可是疯子始终低着头玩着这一堆树枝。
                 他用扫帚在疯子的腿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疯子没有?#20174;Α?br />   他又拍了两下,说:“别玩了,回家去,我要扫地了。”
                 疯子慢慢地将头抬起,抬得极慢好像很费力似的。他眯着眼睛看着胡师傅,突然眼睛一瞪,嘴?#36864;?#25104;一个圆,接着大叫道:“看,刀!”同时将树枝像扔飞刀似的向胡师?#20992;?#21435;。
                 胡师傅吓得连忙向后?#24590;怎?#36292;地退了几步,他倒不是怕那几根小树枝,只是被疯子的这一吼给吓懵了。疯子扔完了树枝依旧坐在那里,眼睛不知看向何处,嘴里继续时慢时快地念着:“看,刀,看,刀……”
                 大家?#23545;?#22320;看着这一幕,脸上流露着担忧、厌恶、同情。这当然也包括陈宝和。在所有的人中陈宝和与疯子认识得最早,他们不仅是同乡,也是同学,后来还是同事。
                 疯子有名字,叫古崇文。他曾经也是一个正常的人,不仅正常还非常聪明。读书时他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高考时保送进了名牌大学,列为重点培养的科技人材。古崇文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分配到K研究所从?#24405;?#26415;研究工作。两年后经领导牵线搭桥与同单位的葛惠勤结了婚。一年后两人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叫古艾。当葛惠勤怀上第二胎时,文化运动开始了,这一切似乎与这对只会做科研的夫?#31455;?#32852;不大。他们继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直到有一天,快下班时突然来了几个人将古崇文带走了,从那?#38498;?#20182;就再没有回过家。
                 当时,葛惠勤听说丈夫被抓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她眼里丈夫就是一个老?#30331;?#24691;,一心钻研技术的简简单单的读书人。她找?#35828;?#20301;领导恳求把丈夫放回来,领导说他们也不知道古崇文被抓去哪了,只是抓走古崇文的人说他的问题很严重,有人举报他私下改造通讯设备试图与海外反动间谍组织取得联系。
                 身怀六甲的葛惠勤听到这个?#32972;?#20415;晕了过去,被人抬回家后,没几日便早产生下一个男婴,小名?#23567;?#23567;七”。
                 葛惠勤见不到丈夫,也没有丈夫的消息。有人说还在审查中,有人说坐牢了,有人说已被枪毙,有人说?#20248;?#20102;,而且是逃到境外去了……真真假假的消息快把葛惠勤给逼疯了,她想自杀来着,一死了之。可是想到两个年幼的孩子,继续活着只能是她唯一?#38590;?#25321;。
                 半年后,单位领导通知她去医院,说古崇文头部受伤了。丈夫究竟是怎么受?#35828;模?#36825;半年里他在哪?都发生了什么?单位没说,她也来不及问,只想着眼下先见到人要紧。她一手拖着小艾一手抱着小七向医?#21495;?#21435;,赶到医院,病房里空空的,没有人,只有一团染有血污的纱?#24049;?#19968;封离婚协议。
                 几个不知是什么部门的人指着其中一个手臂受了?#35828;?#20154;对葛惠勤说:“你丈夫刚才抢了医院的手术刀扎伤了我们革命同志后?#20248;?#20102;,等抓回来肯定枪毙!”
                 葛惠勤带着两个孩子失望地离开了医院,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古崇文,你永远别回来。
                
                 二
                 一晃十?#21738;?#36807;去,葛惠勤一人抚养大了小艾和小七姐弟俩。她依旧时不时地自言自语:“古崇文,你别回来。”尽管她也知道那十年间发生了许多冤案错案,政府?#19981;?#20102;许多?#35828;那?#30333;,古崇文通敌一说,最后也因没有确切的证据而取消了指控。要说他犯的错,最多就是在医院捅了人一刀。
                 可是葛惠勤还是会说“古崇文别回来”这样的?#21834;?br />   每当这时,小艾总显得有一些激动:“妈!你怎么这样,你为什么希望?#32844;?#21035;回来?”
                 “你懂什么。”
                 “妈,我怎么不懂,现在不一样了。”
                 “是,是,你什么都懂。在外面可不要乱说话,最好少说话,听见了没?”
                 惠勤见女儿不应答,又说:“小艾,你到底听见了没有?”
                 小艾嘟了嘟嘴,气鼓鼓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在外少说话,少发表意见,?#29420;?#25919;治,少交朋?#36873;?#20320;整天就说这些,我们家有朋友吗?在你眼里谁都不可信。”
                 “唉,你这?#23601;罰?#22920;妈都是为你们好,谨言慎行?#31449;?#26159;错不?#35828;摹!?br />   小艾听不下去,她高声叫嚷:“你们就是一群迂腐的知识分子!”
                 听女儿的这般高声,吓得葛惠勤连连跺脚:“不懂事,你这孩子真不懂事。你要有小军一半稳当,我要少操多少心哟。”
                 “真不容易,这世上还有让妈妈您觉得稳当的人。”
                 “哎,你这孩子是没有经历过。不过,陈宝和一家人还不错,尤其是这几年,陈宝和对我们母子三人很是关照。”
                 “你也只有当他们?#19968;?#26159;朋友了!”
                 “你不是?那你对小军……”
                 “妈……”小艾不好意思地跑开了。
                 看着儿女转眼已这么大,葛惠勤是又喜又忧,她每天念经似的说着“古崇文别回来?#20445;?#21487;上天偏偏跟她过不去,古崇文回来了。说是回来了,但又不是回来了。
                 那天,何书记和一位民警同志来到家里,他们告诉葛惠勤说古崇文找到了,估计是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流浪,人还好,?#38393;?#20581;全,就是精神不太好。
                 葛惠勤问:“怎么个不好法?”
                 民警说:?#21543;?#20102;。”
                 接着何书记说:“疯了。”
                 葛惠勤问:“那人呢?”
                 “在外面。”何书记说。
                 葛惠勤向窗户看了看,?#24052;?#27491;飘着鹅毛大雪,她轻声说:“下雪了。”
                 何书记一脸凝重地点?#35828;?#22836;。
                 三人下楼,雪已经积了一尺多厚。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蹲在墙跟,手里抓着一把雪,正伸着舌头舔着。他好像很?#19981;兜难?#23376;,一边舔一边傻笑。
                 葛惠勤的心一阵阵地发抖,她没有想到古崇文会回来,而且是这个样子。想到曾经的古崇文聪明敏锐,浑身散发着一股灵气,?#19978;?#22312;完全是一?#32972;丈?#21574;苶之相,她忍不住哭了。就在她哭时,古崇文看向了她,不再笑了。
                 何书记和民警弯下身子试图将他拉起,他突然将手中?#38590;?#21521;二人砸去,口中大叫:“看,刀!”
                 这突如其来的?#32440;?#23558;三人吓呆了。
                 在三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时,古崇文又在雪地里打起滚来,滚几下就抓一把雪扔向他们,口里继续喊着:“看,刀!”然后再滚,再扔,再?#21834;?br />   疯子就这样留在了宿舍大院里。他从不进自己的家,也不洗漱,晚上缩在楼梯肚里,白天就在垃圾堆放处?#37027;?#22427;边坐着。惠勤给他端饭来,他有时吃有时不吃,给他衣服,他穿不了两天就?#35780;?#24471;不成样子。如果有人要靠近他,他就随手捡起什么石头,树枝,垃圾向那人扔去,嘴里依旧吼着“看,刀?#20445;?#22914;果身边什么东西也没有的话,他就用手作刀状不停地来回?#28216;琛?#19981;过小七来了,他不扔,也不叫,他会?#30634;?#22320;盯着他笑,所以?#22836;?#30340;事后来都是小七在做。
                
                 三
                 一天,天黑之后,小艾和小七来到古崇文的身边。小艾刚靠近便小声地说:“爸,别?#28216;遙?#25105;是小艾。小七也在,看见了吗?”
                 疯子?#27426;?#21482;是用一双浑浊?#38590;?#30555;呆滞地看向他们的方向,好像是在看他的一双儿女,又好像是在看其它的东西。小艾略有紧张和迟疑地说:“是妈让我来的,她说这件事不管你听不听得懂,都必须跟你说。”
                 古崇文并没有对小艾的话有任何?#20174;Γ?#20182;像聋了一样,又像瞎了似的。小艾有点急了,他对弟弟说:“小七,你看到了吧,这怎么办??#32844;指?#26412;听不懂的,可是妈她非让来问问爸的意思。”
                 小七已是大男孩,虽然自幼没有见过?#32844;鄭?#20294;在他心中?#32844;?#26159;个好人。哪怕现在回来后天天见谁都扔东西,口中不停喊着吓?#35828;?#30127;话,他依?#19978;?#20449;?#32844;?#30340;内心是善良的。现在作为唯一一个他不排斥的人,他必须帮帮姐姐。
                 小七轻轻拉了拉古崇文的手,让他把注意力集中过来,当他们?#21738;肯?#23545;时,小七说:“爸,你听姐姐说话,姐姐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你认真听哦,一定要认真听哦。妈妈说一定要让你知道,而?#26885;?#20063;很关心这事呢。”
                 古崇文面无表情,但眼神不再游离,他直楞楞地盯着小七和小艾的脸。
                 “姐,我觉得?#32844;?#29616;在能听懂。”小七扯了扯小艾的袖子,示意她快说。
                 小艾抹了抹不知什么时候挂在眼角的泪水,说:“?#32844;鄭?#20107;情是这样的,陈宝和,你记得吧?你的老同学呀!他有一个儿子叫陈小军,小军小时候你也见过的。我跟小军恋爱了,昨天小军和他爸妈一起来我们家提亲了,妈说这事她没意见,但一定要问问你的意思。?#32844;鄭?#20320;不反对吧?”
                 小艾一口气说完,紧紧拽着弟弟的手,姐弟俩屏气凝视,等着古崇文的?#20174;Α?#21476;崇文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的?#24120;?#27809;有丝毫表情,整个人像石化了一般。沉默随着夜晚的风在三人身边起浮、旋转,将他们推在一起,又拉扯开来。
                 “啊……啊……”一声尖利的吼叫刺向夜空,古崇文面?#31354;?#29406;地瞪着他们?#28216;?#30528;两手,接着喊道:“看,刀!啊……看,刀!”
                 小艾吓得?#36865;?#22352;在地上掩面大哭,小七也吓呆了,古崇文还从没有对他这样吼过,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七扶着哭泣不止的小艾往家里去,身后依旧是古崇文的吼声。那声音苍凉而嘶哑,像是在吼又像是在哭,让人听着害怕。
                
                 四
                 之后,惠勤让小七送来的饭,古崇文再也不吃了,他连小七也不理了。即使旁边一个人也没有,他?#19981;?#19981;停地将“看”“刀”这两个字念上几十遍,几百遍。那两个字就像是在他的嘴里放了一个录音机,永不停息,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往外蹦。
                 有时他会突然消失好几天,再回来时常常是伤痕累累,一?#27609;?#24369;之极?#38590;?#23376;。有时他就在垃圾堆放处一连躺了几天几夜,动也不动。大伙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病了,可又没有人敢靠近他,只有老何和小七会时不时地过去看看。直到一天他们发现古崇文嘴边全是血的昏死过去,这才急忙将他送进医院。
                 在医院里,他像?#23601;?#19968;样躺在病床上,对一切毫无?#20174;Γ?#21807;有一双眼睛睁着,眨也不眨地看着前方的某一处。单位里三三两两地来过几个人看望他,陈宝和也来了。他在古崇文身边一坐就是大半天,也不说话,就那么呆坐着,像是在等什么,又像是在陪着一起发呆。
                 突然有一天,陈宝和坐着坐着低声抽泣起来。他喃喃地说:“老古,我快死了。我的腿长了许多瘤,是肿瘤,?#22351;?#27835;了。孩子们的事我知道你不同意,一切都是我造的孽,你别为难孩子了。”
                 陈宝和抓着古崇文的手,紧紧地抓着,像一个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浮木,他说:“我不管你真疯了还是怎么了,我没有多少日子了,也不敢请求你的宽恕,我只想向你坦白我的罪孽。那年举报你的人是我,就是我呀!我当时不知怎么了,干了这件极不光彩的事。我一直?#22987;?#20320;,于是就在我们研发的设备上做了一些手脚,陷害你。我想看着你吃点苦头,谁知他们相信了,还将事情越搞越大,他们向死里打你,整你。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后来你捅了人,跑了,一跑就是十几年,我以为这辈子我们都不会再见了,谁知你疯着回来了……”
                 他停了停,古崇文纹丝未动,他失望地摇了摇头,说:“你回来后,我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你总出现在我梦里,你在我梦里喊着‘看,刀’。后来哪怕是不睡觉,只是闭上眼睛你?#19981;?#20986;现,那时,我觉着我也快疯了,或许?#23621;?#30127;掉的人就该是我吧。这几天来医院看你,我突然很想听你说你原谅我了,可能是我快死了吧,我想在死前听你说原谅我了。这或许是贪心,你能让我再贪心一次吗?”
                 陈宝和说完无力地看着没有任何?#20174;?#30340;古崇文,苦笑着:“唉,你是疯了,我大概也是,你怎么会原谅我呢?”
                
                 五
                 ?#27426;?#20037;陈宝和走了,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古崇文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只是变得沉默了,安静了,不再叫喊,不再嚷着什么“看,刀”。
                 小七问葛惠勤:“妈妈,你说?#32844;?#26159;原谅陈叔了吗?”
                 葛惠勤摇了摇头。
                 “那?#32844;?#26159;不原谅哦?”
                 葛惠勤又摇了摇头。
                 小七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呢?#32771;?#19981;是原谅,也没有不原谅?”
                 葛惠勤若有所思地说:“是算了。”
                 “算了?算了是什么意思?”小七问。
                 葛惠勤说:“算了,就是算了。”

              共 544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古崇文,一个在读书时曾经名列前茅,被保送进名牌大学重点培养的科技人才,在一夜之间突然就被人举报,被扣上与海外有联系的反动间谍的帽子,而且失手刺伤了一名工作人员后潜逃,从此与家人分离,与昔日的?#26448;?#24443;底告别,妻子葛惠勤只好艰辛地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多年后,古崇文突然出现,却已经疯?#20826;?#21574;,不但再也找不到曾经的敏锐灵气,嘴里还永远念叨着看刀这两个字。妻子?#36865;?#20043;余依然悉心照顾他,并让孩子告诉他想与他的老同学陈宝和做亲家。古崇文虽然疯了,但对这件事却表?#20540;?#26497;为激?#25671;?#22312;医院里,得了不治之症的陈宝和揭开了事情的真相,原来这位同学嫉贤妒能,无中生有陷害了古崇文,才导致他后来那一系列惨痛的遭遇。陈宝?#36864;?#20102;,古崇文也开始沉默,不再喊看刀,或许他那颗疯癫的心里已然明白,再去追究一个死人,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一腔?#20992;剩?#19968;个谎言,竟然害了一家人,?#19981;?#25481;了一个优秀的科技人才。小说通过一个疯子的命运,深刻剖析了人性,既鞭笞了丑恶,同时也弘扬了良善。文章语言通畅,故事情节?#26032;?#19979;的伏笔,篇尾才揭开,这一点更有味道,更能引起?#35828;?#38405;读欲望。精彩好文,推荐欣?#20572; ?#32534;辑:红袖留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9150009】【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925第1111号】

              大家来说说

              ?#27809;?#21517;:  密码:  
              1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9-14 16:41:58
                文章一开始就描写疯子古崇文,疯言疯语地整天喊看刀两个字,使读者迷惑,不知道这两个字什么意思。到后来作者才解开了这个?#30504;?#21407;来如此……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14 18:13:36
                ?#37327;?#32769;师编辑,万分感谢。
              2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9-15 08:10:25
                拜读,学?#21834;?
              狗不弃家贫 子不嫌母丑
              回复2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17 09:00:37
                谢谢补漏。
              3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9-16 18:19:22
                恭喜恭喜,佳作加精。
                 问候月公子,远?#30504;?#31179;?#30149;?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23458;?#32500;
              回复3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17 09:01:22
                感谢各位编辑老师,感谢时光的推荐。
              4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9-20 09:33:38
                好一幅人生百态?#32769;?#22270;!
                 看得见的是外形,看不见的是人心。任何损?#35828;?#30340;私利言行,?#32487;?#19981;过时间,更逃不过人心。
                 曾经的专业人才古崇文被人陷害,以疯魔保存生命,因爱而不敢直面亲人,他囿于自己的固执?#21738;е小?br />   陈宝和陈书记,他陷害了同事,心就得以安然了吗?应该说,受害最大的正是他,他始终活在内疚、自责、煎?#23613;⒄踉?#20013;,他才是真正的疯子、傻子。
                 机关算尽太聪明,一朝梦?#21568;?#26159;空。看,刀,看见的不是刀,是心中的欲望,是杀人不见血的?#20992;?#19982;贪婪!
                 月公子出手不凡,祝贺!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回复4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0 17:52:54
                老师的留评比我的拙作精彩多了。
              5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9-25 19:42:35
                恭喜月公子小说获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23458;?#32500;
              回复5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49:34
                感谢时光社各位编辑老师的帮助。
              6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9-25 20:04:09
                恭喜公子获得绝品!啥时候教教我啊?不要拒绝噢。
              回复6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50:18
                深哥的绝品那么多,我要向你学习才是。
              7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9-25 20:32:45
                祝贺月公子这篇小说获取绝品,行家一出手,就能得绝品。精巧的构思,既表现了荒诞时代的荒诞事儿和被扭曲的人性,又巧妙回避了敏?#23567;?#20329;服!
              回复7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52:09
                快乐老师是散文大家,我经常拜读学?#21834;?
              8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9-25 21:00:23
                恭喜月公子佳作获绝。
              狗不弃家贫 子不嫌母丑
              回复8 楼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52:55
                谢谢专业时常来看我。
              9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8-09-26 13:34:47
                “ 看,刀”,一个“疯子”的疯言疯语点亮了文眼,引出了特定历史年代科技顶尖人才古崇文遭同?#24405;刀?#35820;陷被?#32676;?#35013;疯的人生悲剧。小说情节曲折起伏,悬念逐层递进,篇末将“包袱”抖开,悬念解开,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将世态?#38590;?#20937;历历尽现,让众生百相层层披露,使真善美得到弘扬,对假恶丑予以鞭?#20303;?#21147;荐赏析。
              10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8-09-27 09:35:52
                祝贺月公子收获绝品,祝贺时光之城又增好文章!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