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時光之城 >> 短篇 >> 情感小說 >> 【時光】看,刀(小說)

              絕品 【時光】看,刀(小說)


              作者:月公子 秀才,1331.39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142發表時間:2018-09-14 16:38:17

              【時光】看,刀(小說)
                 一
                 “瘋子在那,快看,瘋子!”
                 “啊?他又回來了?”
                 “不會吧?”
                 “難說,他老婆孩子住這,他還不跟著來。”
                 “那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瘋子也要有地方住的呀!”
                 “你就不怕?萬一……他發起瘋來了?”
                 “可不是……”
                 “這事還得跟領導說去。”
                 “怎么說?”
                 “就是,單位宿舍總住個瘋子不合適?”
                 “不要忘了,瘋子也是單位職工。”
                 “可他瘋了呀!”
                 “這……”
                 老何嘴里咂著香煙坐在門衛胡師傅的“寶座”上,“寶座”是一張不知從哪撿來的快散了架的老圈椅。他將一份早報大大地攤開舉著仔細地閱讀。他微微抬起頭,眼睛躍過報紙,說:“你們幾個女同志瞎擔心什么?別沒事亂議論。”
                 祁工的老婆一聽,連忙笑著說:“何書記說的是,說的對。我們女人家就是好瞎擔心。不過何書記你也要為我們大家考慮考慮,畢竟他的……”她將又胖又短的手指在自己的太陽穴處快速地畫了兩個小圈,“跟正常人不一樣呀。”
                 “大妹子呀,你也別叫我書記了,我快退休了。還有呀,別忘了這大院里住的不僅僅是鄰居,還是同事。有的還是親戚,或是親家。別亂說話,鬧矛盾,影響工作。”老何半笑半嚴肅地說。
                 祁工的老婆不敢頂撞老何,雖說老何就要從所里黨委書記一職退下了,但大家對他還是又敬又怕的。她眼睛一瞟,看見了站在后面正與胡師傅數錢的陳寶和,說:“陳工呀,你在干嘛呢?”
                 陳寶和向她笑著點了點頭:“昨天讓胡師傅幫我賣了一些舊書和舊報紙。”
                 胡師傅朝她哈了哈腰,繼續數著手里的錢,
                 “胡師傅,這是賣了多少錢呀,你們倆數半天了。”祁工老婆故意挖苦他倆。
                 胡師傅笑著說:“沒多少錢,就是回收站給的都是零錢,零碎的小幣。”
                 陳寶和看著胡師傅數了半天,也有點不好意思,說:“別數了,大概就行了。”
                 “不行,不行,你托我賣的,弄清了,弄清了好。”胡師傅連連搖頭,“好了,好了,這就數好了,一共是十七塊六角九分。給你,就是分幣多了點。你再數數。”他把錢小心地放進陳寶和的手里。
                 “不用數了,你都數了三遍了。”陳寶和說。
                 祁工老婆走近陳寶和小聲地說:“陳工,你就不怕?那家人就住你的樓下,而且,還聽說你家小軍……”
                 陳寶和猛地瞪了她一眼,打斷了她的話,少頃又極不自然地從臉上擠出笑容,說:“這不有何書記在嗎?不用我們小老百姓擔心吧!”說完就往單元樓里走。
                 “切……”她朝陳寶和的背影哼了一聲。“這個小心眼。胡師傅,你跟他把錢數清就對了。”
                 院子東北角的墻根處用磚頭砌了兩個矮墻垛子,那里是垃圾堆放處。瘋子正靠著墻垛子盤腿坐在地上,擺弄著一堆小樹枝。他不停地將它們拼拼搭搭,對周圍的一切似乎毫無察覺。
                 胡師傅將垃圾桶拖到垃圾堆放處倒掉,又把堆放處四周打掃干凈,唯獨瘋子擺弄的小樹枝沒掃。他站在一旁想著瘋子什么時候可以走開,讓他把小樹枝也掃掉。可是瘋子始終低著頭玩著這一堆樹枝。
                 他用掃帚在瘋子的腿上輕輕地拍了兩下。
                 瘋子沒有反應。
                 他又拍了兩下,說:“別玩了,回家去,我要掃地了。”
                 瘋子慢慢地將頭抬起,抬得極慢好像很費力似的。他瞇著眼睛看著胡師傅,突然眼睛一瞪,嘴巴縮成一個圓,接著大叫道:“看,刀!”同時將樹枝像扔飛刀似的向胡師傅丟去。
                 胡師傅嚇得連忙向后踉踉蹌蹌地退了幾步,他倒不是怕那幾根小樹枝,只是被瘋子的這一吼給嚇懵了。瘋子扔完了樹枝依舊坐在那里,眼睛不知看向何處,嘴里繼續時慢時快地念著:“看,刀,看,刀……”
                 大家遠遠地看著這一幕,臉上流露著擔憂、厭惡、同情。這當然也包括陳寶和。在所有的人中陳寶和與瘋子認識得最早,他們不僅是同鄉,也是同學,后來還是同事。
                 瘋子有名字,叫古崇文。他曾經也是一個正常的人,不僅正常還非常聰明。讀書時他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高考時保送進了名牌大學,列為重點培養的科技人材。古崇文不負眾望,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并分配到K研究所從事技術研究工作。兩年后經領導牽線搭橋與同單位的葛惠勤結了婚。一年后兩人生了一個女兒,取名叫古艾。當葛惠勤懷上第二胎時,文化運動開始了,這一切似乎與這對只會做科研的夫婦關聯不大。他們繼續過著自己的小日子,直到有一天,快下班時突然來了幾個人將古崇文帶走了,從那以后他就再沒有回過家。
                 當時,葛惠勤聽說丈夫被抓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在她眼里丈夫就是一個老實勤懇,一心鉆研技術的簡簡單單的讀書人。她找了單位領導懇求把丈夫放回來,領導說他們也不知道古崇文被抓去哪了,只是抓走古崇文的人說他的問題很嚴重,有人舉報他私下改造通訊設備試圖與海外反動間諜組織取得聯系。
                 身懷六甲的葛惠勤聽到這個當場便暈了過去,被人抬回家后,沒幾日便早產生下一個男嬰,小名叫“小七”。
                 葛惠勤見不到丈夫,也沒有丈夫的消息。有人說還在審查中,有人說坐牢了,有人說已被槍斃,有人說逃跑了,而且是逃到境外去了……真真假假的消息快把葛惠勤給逼瘋了,她想自殺來著,一死了之。可是想到兩個年幼的孩子,繼續活著只能是她唯一的選擇。
                 半年后,單位領導通知她去醫院,說古崇文頭部受傷了。丈夫究竟是怎么受傷的?這半年里他在哪?都發生了什么?單位沒說,她也來不及問,只想著眼下先見到人要緊。她一手拖著小艾一手抱著小七向醫院跑去,趕到醫院,病房里空空的,沒有人,只有一團染有血污的紗布和一封離婚協議。
                 幾個不知是什么部門的人指著其中一個手臂受了傷的人對葛惠勤說:“你丈夫剛才搶了醫院的手術刀扎傷了我們革命同志后逃跑了,等抓回來肯定槍斃!”
                 葛惠勤帶著兩個孩子失望地離開了醫院,她在心里對自己說:古崇文,你永遠別回來。
                
                 二
                 一晃十四年過去,葛惠勤一人撫養大了小艾和小七姐弟倆。她依舊時不時地自言自語:“古崇文,你別回來。”盡管她也知道那十年間發生了許多冤案錯案,政府也還了許多人的清白,古崇文通敵一說,最后也因沒有確切的證據而取消了指控。要說他犯的錯,最多就是在醫院捅了人一刀。
                 可是葛惠勤還是會說“古崇文別回來”這樣的話。
                 每當這時,小艾總顯得有一些激動:“媽!你怎么這樣,你為什么希望爸爸別回來?”
                 “你懂什么。”
                 “媽,我怎么不懂,現在不一樣了。”
                 “是,是,你什么都懂。在外面可不要亂說話,最好少說話,聽見了沒?”
                 惠勤見女兒不應答,又說:“小艾,你到底聽見了沒有?”
                 小艾嘟了嘟嘴,氣鼓鼓地說:“知道了,知道了。在外少說話,少發表意見,遠離政治,少交朋友。你整天就說這些,我們家有朋友嗎?在你眼里誰都不可信。”
                 “唉,你這丫頭,媽媽都是為你們好,謹言慎行終究是錯不了的。”
                 小艾聽不下去,她高聲叫嚷:“你們就是一群迂腐的知識分子!”
                 聽女兒的這般高聲,嚇得葛惠勤連連跺腳:“不懂事,你這孩子真不懂事。你要有小軍一半穩當,我要少操多少心喲。”
                 “真不容易,這世上還有讓媽媽您覺得穩當的人。”
                 “哎,你這孩子是沒有經歷過。不過,陳寶和一家人還不錯,尤其是這幾年,陳寶和對我們母子三人很是關照。”
                 “你也只有當他們家還是朋友了!”
                 “你不是?那你對小軍……”
                 “媽……”小艾不好意思地跑開了。
                 看著兒女轉眼已這么大,葛惠勤是又喜又憂,她每天念經似的說著“古崇文別回來”,可上天偏偏跟她過不去,古崇文回來了。說是回來了,但又不是回來了。
                 那天,何書記和一位民警同志來到家里,他們告訴葛惠勤說古崇文找到了,估計是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流浪,人還好,四肢健全,就是精神不太好。
                 葛惠勤問:“怎么個不好法?”
                 民警說:“傻了。”
                 接著何書記說:“瘋了。”
                 葛惠勤問:“那人呢?”
                 “在外面。”何書記說。
                 葛惠勤向窗戶看了看,窗外正飄著鵝毛大雪,她輕聲說:“下雪了。”
                 何書記一臉凝重地點了點頭。
                 三人下樓,雪已經積了一尺多厚。一個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人蹲在墻跟,手里抓著一把雪,正伸著舌頭舔著。他好像很喜歡的樣子,一邊舔一邊傻笑。
                 葛惠勤的心一陣陣地發抖,她沒有想到古崇文會回來,而且是這個樣子。想到曾經的古崇文聰明敏銳,渾身散發著一股靈氣,可現在完全是一副癡傻呆苶之相,她忍不住哭了。就在她哭時,古崇文看向了她,不再笑了。
                 何書記和民警彎下身子試圖將他拉起,他突然將手中的雪向二人砸去,口中大叫:“看,刀!”
                 這突如其來的怪叫將三人嚇呆了。
                 在三人還沒有回過神來時,古崇文又在雪地里打起滾來,滾幾下就抓一把雪扔向他們,口里繼續喊著:“看,刀!”然后再滾,再扔,再喊……
                 瘋子就這樣留在了宿舍大院里。他從不進自己的家,也不洗漱,晚上縮在樓梯肚里,白天就在垃圾堆放處的墻垛邊坐著。惠勤給他端飯來,他有時吃有時不吃,給他衣服,他穿不了兩天就破爛得不成樣子。如果有人要靠近他,他就隨手撿起什么石頭,樹枝,垃圾向那人扔去,嘴里依舊吼著“看,刀”,如果身邊什么東西也沒有的話,他就用手作刀狀不停地來回揮舞。不過小七來了,他不扔,也不叫,他會傻傻地盯著他笑,所以送飯的事后來都是小七在做。
                
                 三
                 一天,天黑之后,小艾和小七來到古崇文的身邊。小艾剛靠近便小聲地說:“爸,別扔我,我是小艾。小七也在,看見了嗎?”
                 瘋子沒動,只是用一雙渾濁的眼睛呆滯地看向他們的方向,好像是在看他的一雙兒女,又好像是在看其它的東西。小艾略有緊張和遲疑地說:“是媽讓我來的,她說這件事不管你聽不聽得懂,都必須跟你說。”
                 古崇文并沒有對小艾的話有任何反應,他像聾了一樣,又像瞎了似的。小艾有點急了,他對弟弟說:“小七,你看到了吧,這怎么辦?爸爸根本聽不懂的,可是媽她非讓來問問爸的意思。”
                 小七已是大男孩,雖然自幼沒有見過爸爸,但在他心中爸爸是個好人。哪怕現在回來后天天見誰都扔東西,口中不停喊著嚇人的瘋話,他依舊相信爸爸的內心是善良的。現在作為唯一一個他不排斥的人,他必須幫幫姐姐。
                 小七輕輕拉了拉古崇文的手,讓他把注意力集中過來,當他們四目相對時,小七說:“爸,你聽姐姐說話,姐姐有重要的事情告訴你。你認真聽哦,一定要認真聽哦。媽媽說一定要讓你知道,而且我也很關心這事呢。”
                 古崇文面無表情,但眼神不再游離,他直楞楞地盯著小七和小艾的臉。
                 “姐,我覺得爸爸現在能聽懂。”小七扯了扯小艾的袖子,示意她快說。
                 小艾抹了抹不知什么時候掛在眼角的淚水,說:“爸爸,事情是這樣的,陳寶和,你記得吧?你的老同學呀!他有一個兒子叫陳小軍,小軍小時候你也見過的。我跟小軍戀愛了,昨天小軍和他爸媽一起來我們家提親了,媽說這事她沒意見,但一定要問問你的意思。爸爸,你不反對吧?”
                 小艾一口氣說完,緊緊拽著弟弟的手,姐弟倆屏氣凝視,等著古崇文的反應。古崇文依舊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們的臉,沒有絲毫表情,整個人像石化了一般。沉默隨著夜晚的風在三人身邊起浮、旋轉,將他們推在一起,又拉扯開來。
                 “啊……啊……”一聲尖利的吼叫刺向夜空,古崇文面目猙獰地瞪著他們揮舞著兩手,接著喊道:“看,刀!啊……看,刀!”
                 小艾嚇得撲通坐在地上掩面大哭,小七也嚇呆了,古崇文還從沒有對他這樣吼過,他不知道該怎么辦。
                 小七扶著哭泣不止的小艾往家里去,身后依舊是古崇文的吼聲。那聲音蒼涼而嘶啞,像是在吼又像是在哭,讓人聽著害怕。
                
                 四
                 之后,惠勤讓小七送來的飯,古崇文再也不吃了,他連小七也不理了。即使旁邊一個人也沒有,他也會不停地將“看”“刀”這兩個字念上幾十遍,幾百遍。那兩個字就像是在他的嘴里放了一個錄音機,永不停息,來來回回、反反復復地往外蹦。
                 有時他會突然消失好幾天,再回來時常常是傷痕累累,一副虛弱之極的樣子。有時他就在垃圾堆放處一連躺了幾天幾夜,動也不動。大伙不知道他是死了還是病了,可又沒有人敢靠近他,只有老何和小七會時不時地過去看看。直到一天他們發現古崇文嘴邊全是血的昏死過去,這才急忙將他送進醫院。
                 在醫院里,他像木頭一樣躺在病床上,對一切毫無反應,唯有一雙眼睛睜著,眨也不眨地看著前方的某一處。單位里三三兩兩地來過幾個人看望他,陳寶和也來了。他在古崇文身邊一坐就是大半天,也不說話,就那么呆坐著,像是在等什么,又像是在陪著一起發呆。
                 突然有一天,陳寶和坐著坐著低聲抽泣起來。他喃喃地說:“老古,我快死了。我的腿長了許多瘤,是腫瘤,沒得治了。孩子們的事我知道你不同意,一切都是我造的孽,你別為難孩子了。”
                 陳寶和抓著古崇文的手,緊緊地抓著,像一個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浮木,他說:“我不管你真瘋了還是怎么了,我沒有多少日子了,也不敢請求你的寬恕,我只想向你坦白我的罪孽。那年舉報你的人是我,就是我呀!我當時不知怎么了,干了這件極不光彩的事。我一直妒忌你,于是就在我們研發的設備上做了一些手腳,陷害你。我想看著你吃點苦頭,誰知他們相信了,還將事情越搞越大,他們向死里打你,整你。我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后來你捅了人,跑了,一跑就是十幾年,我以為這輩子我們都不會再見了,誰知你瘋著回來了……”
                 他停了停,古崇文紋絲未動,他失望地搖了搖頭,說:“你回來后,我就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你總出現在我夢里,你在我夢里喊著‘看,刀’。后來哪怕是不睡覺,只是閉上眼睛你也會出現,那時,我覺著我也快瘋了,或許本應瘋掉的人就該是我吧。這幾天來醫院看你,我突然很想聽你說你原諒我了,可能是我快死了吧,我想在死前聽你說原諒我了。這或許是貪心,你能讓我再貪心一次嗎?”
                 陳寶和說完無力地看著沒有任何反應的古崇文,苦笑著:“唉,你是瘋了,我大概也是,你怎么會原諒我呢?”
                
                 五
                 沒多久陳寶和走了,走到了他生命的盡頭。古崇文依舊沒有好轉的跡象,只是變得沉默了,安靜了,不再叫喊,不再嚷著什么“看,刀”。
                 小七問葛惠勤:“媽媽,你說爸爸是原諒陳叔了嗎?”
                 葛惠勤搖了搖頭。
                 “那爸爸是不原諒哦?”
                 葛惠勤又搖了搖頭。
                 小七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呢?既不是原諒,也沒有不原諒?”
                 葛惠勤若有所思地說:“是算了。”
                 “算了?算了是什么意思?”小七問。
                 葛惠勤說:“算了,就是算了。”

              共 5440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古崇文,一個在讀書時曾經名列前茅,被保送進名牌大學重點培養的科技人才,在一夜之間突然就被人舉報,被扣上與海外有聯系的反動間諜的帽子,而且失手刺傷了一名工作人員后潛逃,從此與家人分離,與昔日的安寧徹底告別,妻子葛惠勤只好艱辛地獨自撫養兩個孩子。多年后,古崇文突然出現,卻已經瘋傻癡呆,不但再也找不到曾經的敏銳靈氣,嘴里還永遠念叨著看刀這兩個字。妻子傷痛之余依然悉心照顧他,并讓孩子告訴他想與他的老同學陳寶和做親家。古崇文雖然瘋了,但對這件事卻表現得極為激烈。在醫院里,得了不治之癥的陳寶和揭開了事情的真相,原來這位同學嫉賢妒能,無中生有陷害了古崇文,才導致他后來那一系列慘痛的遭遇。陳寶和死了,古崇文也開始沉默,不再喊看刀,或許他那顆瘋癲的心里已然明白,再去追究一個死人,是毫無意義的事情。一腔嫉妒,一個謊言,竟然害了一家人,也毀掉了一個優秀的科技人才。小說通過一個瘋子的命運,深刻剖析了人性,既鞭笞了丑惡,同時也弘揚了良善。文章語言通暢,故事情節中埋下的伏筆,篇尾才揭開,這一點更有味道,更能引起人的閱讀欲望。精彩好文,推薦欣賞!【編輯:紅袖留香】【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809150009】【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80925第1111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紅袖留香        2018-09-14 16:41:58
                文章一開始就描寫瘋子古崇文,瘋言瘋語地整天喊看刀兩個字,使讀者迷惑,不知道這兩個字什么意思。到后來作者才解開了這個謎,原來如此……
              有個性的人不需要簽名
              回復1 樓        文友:月公子        2018-09-14 18:13:36
                辛苦老師編輯,萬分感謝。
              2 樓        文友:專業補漏        2018-09-15 08:10:25
                拜讀,學習。
              狗不棄家貧,子不嫌母丑。
              回復2 樓        文友:月公子        2018-09-17 09:00:37
                謝謝補漏。
              3 樓        文友:薛志成        2018-09-16 18:19:22
                恭喜恭喜,佳作加精。
                 問候月公子,遠握,秋安。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唐】王維
              回復3 樓        文友:月公子        2018-09-17 09:01:22
                感謝各位編輯老師,感謝時光的推薦。
              4 樓        文友:一朵回憶        2018-09-20 09:33:38
                好一幅人生百態世象圖!
                 看得見的是外形,看不見的是人心。任何損人等的私利言行,都逃不過時間,更逃不過人心。
                 曾經的專業人才古崇文被人陷害,以瘋魔保存生命,因愛而不敢直面親人,他囿于自己的固執心魔中。
                 陳寶和陳書記,他陷害了同事,心就得以安然了嗎?應該說,受害最大的正是他,他始終活在內疚、自責、煎熬、掙扎中,他才是真正的瘋子、傻子。
                 機關算盡太聰明,一朝夢醒皆是空。看,刀,看見的不是刀,是心中的欲望,是殺人不見血的嫉妒與貪婪!
                 月公子出手不凡,祝賀!
              時光是一朵清澈的回憶
              回復4 樓        文友:月公子        2018-09-20 17:52:54
                老師的留評比我的拙作精彩多了。
              5 樓        文友:薛志成        2018-09-25 19:42:35
                恭喜月公子小說獲絕。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唐】王維
              回復5 樓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49:34
                感謝時光社各位編輯老師的幫助。
              6 樓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9-25 20:04:09
                恭喜公子獲得絕品!啥時候教教我啊?不要拒絕噢。
              回復6 樓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50:18
                深哥的絕品那么多,我要向你學習才是。
              7 樓        文友:快樂一輕舟        2018-09-25 20:32:45
                祝賀月公子這篇小說獲取絕品,行家一出手,就能得絕品。精巧的構思,既表現了荒誕時代的荒誕事兒和被扭曲的人性,又巧妙回避了敏感。佩服!
              回復7 樓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52:09
                快樂老師是散文大家,我經常拜讀學習。
              8 樓        文友:專業補漏        2018-09-25 21:00:23
                恭喜月公子佳作獲絕。
              狗不棄家貧,子不嫌母丑。
              回復8 樓        文友:月公子        2018-09-26 07:52:55
                謝謝專業時常來看我。
              9 樓        文友:江山絕品評議組        2018-09-26 13:34:47
                “ 看,刀”,一個“瘋子”的瘋言瘋語點亮了文眼,引出了特定歷史年代科技頂尖人才古崇文遭同事嫉妒誣陷被迫害裝瘋的人生悲劇。小說情節曲折起伏,懸念逐層遞進,篇末將“包袱”抖開,懸念解開,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將世態的炎涼歷歷盡現,讓眾生百相層層披露,使真善美得到弘揚,對假惡丑予以鞭笞。力薦賞析。
              10 樓        文友:一朵回憶        2018-09-27 09:35:52
                祝賀月公子收獲絕品,祝賀時光之城又增好文章!
              時光是一朵清澈的回憶
              共 14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