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東北風情 >> 短篇 >> 傳奇小說 >> 【東北】犬狼之戀(小說)

              絕品 【東北】犬狼之戀(小說)


              作者:夢里乾坤 秀才,1304.43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426發表時間:2018-09-07 05:39:02
              摘要:小說選材獨到構思奇特,濃墨重彩地描寫了人、狗、狼之間的情感糾葛。金獅與灰灰本屬異類,一場犬狼之戀迥異于世俗風情,卻恰到好處地詮釋了至真至純的唯美之愛,足以喚醒人性深處不曾泯滅的良知。

              【東北】犬狼之戀(小說) 空曠的村路上,有一條狂犬搖搖晃晃地一路奔跑而來。一群牧民各自揮舞著手中的棍棒緊隨其后,并亂紛紛地吶喊不止——
                 瘋狗!
                 打死它!
                 ……
                 一陣緊似一陣的吶喊聲驚醒了臥病在床的那蘭老太,她緊咬牙關,勉強支撐著沉重的身子下了床,一只手抖抖地抓住拐棍,步履蹣跚地推門而出。此時,狂犬已沖進院內,直奔那蘭老太而來。她頓時嚇得兩腿發軟,再也挪不動腳步。緊急關頭,虧得愛犬金獅突然出現,雄赳赳地上前迎住狂犬,連聲吠叫不止。狂犬似乎被金獅的勇武所震懾,掉頭拐向一處角落,再也無路可逃,蜷伏在地瑟瑟發抖。尾隨而來的牧民們一涌而上,紛紛舉起手中的棍棒,在吶喊聲中將狂犬一通亂棍活活打死。
                 那蘭老太用拐棍支撐著病體,緩慢地走向金獅。金獅搖擺著大尾巴迎了上來,圍著那蘭老太盡情地撒著歡,顯得十分親昵而又高興,仿佛在向主人邀功一般。
                 一個領頭的牧民用手一指金獅,高聲大叫起來,“快,大家一起上,這條狗也得打死!”
                 牧民們聞聲一起把目光轉向金獅,七嘴八舌地嚷著:
                 “那可是那蘭老太家的金獅,打不得呀!”
                 “啥叫打不得!不能留著它,它和瘋狗剛剛有過接觸!”
                 “就是,留著它終究是個禍害,弄不好會要人命的呀!”
                 “打死金獅!打死金獅!”
                 一陣叫囂聲中,牧民們一起向金獅圍攏過來,同時各自把手中的棍棒高高舉起。金獅毫不示弱地迎了上去,朝牧民們狂吠不止。
                 那蘭老太一聲怒喝:“住手!”
                 一根根木棍停在半空中,喧鬧的牧民們開始安靜下來。
                 金獅也停止了吠叫,緊緊貼在那蘭老太身邊,口中發出一陣陣嗚咽。那蘭老太仿佛忘了病痛,隨手拍了拍金獅的頭頂,回身拉開房門,把金獅放進屋去,而后又重重地把門關上。一系列動作似已耗盡那蘭老太的體力,她用拐棍努力支撐著自己的身體,軟綿綿地靠在房門上,氣喘吁吁地朝牧民們發出質問,“你們——你們憑啥要打死我的金獅呀?它可不是一條瘋狗!”
                 一個牧民嚷了起來,“那蘭大嬸,干脆把金獅弄死算了,咱們也都圖個省心不是!”
                 “說得輕巧!你憑啥要打死金獅?”那蘭老太連連揮舞著手中的拐棍,“告訴你們,我那蘭老太婆決不答應!”
                 牧民們也不肯讓步,齊聲吶喊著,聲浪一浪高過一浪:
                 “打死金獅!”
                 “對,非打死它不可!”
                 “打死它!打死它!”
                 那蘭老太用迷茫的目光掃視著牧民們,痛苦已極地連連搖頭不止。而后,她艱難地退回房中,插死房門。
                 急促的敲門聲響了起來,叫門聲一陣緊似一陣:
                 “開門,開門!”
                 “開門,趕緊把金獅交出來!”
                 “交出金獅!”
                 ……
                
                 一
                 剛剛進入雨季,河水陡然間暴漲。洶涌而來的浪濤,在彎彎曲曲的河道中翻卷著,一刻也不停息地向前奔流而去。也許很難說得清楚,它們究竟來自何方,終將去往何處。河畔是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大草原,一片碧綠中點綴著或紅或黃斑斑點點的花朵,煞是耐看。藍天悠遠深邃,一碧如洗。一對對天鵝在展翅翱翔,不時發出一聲聲扣人心弦的鳴叫。目光所及之處,仿佛一切生靈都在努力地張揚著自己的生命活力。
                 金獅在歡快地奔跑著,來到一高阜處,它忽地收住四蹄,仰天長吠不止。而后,它在草地上跳躍著,翻滾著,盡情地享受著大自然賜予它的一切。驀地,一串嘹亮的口哨聲傳了過來。金獅聞聲掉過頭來,縱身向前飛奔而去。
                 索布老漢手搭涼棚,正在朝遠處眺望著。眨眼工夫,金獅就飛也似的來到帳篷前,蹦蹦跳跳地撲向索布老漢。索布老漢并不情愿搭理金獅,悶悶不樂地提起放在門口的木籠,拐向一旁。他早已選好一處空地,開始動手支撐飼養肉雞的木籠。
                 金獅顯得十分懂事兒,它不住地跑來跑去,殷勤地把一根根木桿叼了過來,供索布老漢使用。索布老漢一聲不吭,只是不住手地忙碌著,終于支好了木籠。他從帳篷里搬出盛放雞雛的紙箱,小心翼翼地打開箱蓋,把一只只拳頭大的肉雞納入籠中。金獅起勁兒地搖晃著大尾巴,在索布老漢身邊轉來轉去,那模樣分明是在討好主人。索布老漢瞟了金獅一眼,極不耐煩地厲聲呵斥,“去,一邊去!”
                 索布老漢仔細地把雞籠里里外外檢查了一遍,終于滿意地點了點頭,一屁股坐了下去。他轉過身來,看了一眼金獅,禁不住悻悻地抱怨起來,“金獅,你給我聽好了,往后可得幫我照看好這些肉雞,這一回底子錢沒少花,咱是小門小戶的人家,可千萬不能賠了老本啊!”
                 金獅似乎聽明白了索布老漢的話,不住地搖頭擺尾,口中嗚嗚咽咽。
                 “你得知道,就是為了保住你的小命,那蘭老太婆才主張來荒原暫避一時,你仔細看看,這里要啥沒啥,能是人呆的地方嗎?”索布老漢伸出手,輕輕撫摸著金獅的頭頂,發出一聲長長地嘆息,“唉——來就來吧!等那啥狂犬病的潛伏期過去,咱們就可以理直氣壯地搬回去了,也讓村里的牧民們看看,到底誰是誰非。”
                 金獅昂起頭來,朝著索布老漢又是一通嗚嗚咽咽,如泣如訴一般。
                 帳篷內,零零亂亂地擺放著壇壇罐罐、飯桌、板凳等一些日常用品。臨時搭好的床鋪上躺著病懨懨的那蘭老太,她一動不動,目光呆滯地仰視著懸掛在半空中大團大團的灰塵。金獅一陣陣的嗚咽聲傳了進來,那蘭老太掙扎著挺身坐起,用一種充滿溫馨的目光朝窗外望去。她看到金獅正撒著歡兒地在索布老漢身前身后跑來跑去,慘白的面龐上終于浮起一絲難得的笑靨。
                 她推開窗戶,朝索布老漢高聲吆喝起來,“老東西,你喂完小雞趕緊進來,我有話說給你。”
                 索布老漢把手里的活計干完,一刻也不耽擱,來到那蘭老太面前。他頗感驚詫地看到,供奉著觀世音菩薩像前的香灰碗里,插著三根正在燃燒的黃香。香煙裊裊娜娜地盤旋而上,顯出幾分肅穆與莊嚴。
                 那蘭老太面對觀世音菩薩的塑像,虔誠地跪了下去。她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祈禱完畢,她端端正正地在床鋪上盤腿而坐,轉向站在一旁的索布老漢,“老東西,去,趕緊把金獅給我叫進來。”
                 索布老漢在一旁打量著那蘭老太的一系列動作,他目光迷茫,頗感不解,遲遲未能有所行動。那蘭老太又做出一連串的手勢,催促著索布老漢。索布老漢這才猶猶豫豫地走出帳篷,長長地吹出一聲口哨。金獅聞聲連蹦帶跳地跑了過來,隨索布老漢走進了帳篷。在那蘭老太手勢的指引下,金獅乖乖地在對面坐了下去。索布老漢別別扭扭地站在一旁,不住地打量著那蘭老太。
                 那蘭老太已面露不悅,轉向索布老漢說:“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在上,你就別像個木頭樁子似的在那兒戳著好不好啊!瞅瞅,金獅都比你懂事兒多了。”
                 索布老漢白了金獅一眼,不大情愿地回身坐了下去,把質疑的目光轉向那蘭老太,口中嘟嘟囔囔,“今兒個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根本就不是啥祭拜的日子,你還點上香火了,到底是要干啥呀?”
                 “你說干啥?我要正式認兒子。”
                 “說啥?你要正式認兒子?”索布老漢頗感疑惑地瞟了一眼金獅,復又轉向那蘭老太,“你認誰做兒子呀?”
                 “你說認誰?當然是認金獅了。”
                 “你沒發燒吧!這咋還說上胡話了呢?”
                 “咋是說胡話呢?”那蘭老太一本正經地回答說,“我就是要認金獅做兒子嘛。”
                 “往日里,你隨口叫叫兒子也就罷了,這咋還當真了吶,金獅可是一條狗,你是不是想兒子想紅眼了呀?”索布老漢把頭扭向一旁,臉上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態。
                 那蘭老太盯住索布老漢不放,口中“嗤”地一笑,“依我看,金獅比人都懂事兒,給咱們當兒子蠻夠格兒的,啥也別說了,你趕緊過來,跟我一起拜拜觀音菩薩。”
                 “你可停吧!愿意認它你自個兒認,我可不認。”索布老漢十分反感地連連擺手。
                 “怎么的,讓你給金獅當爹還吃虧了咋的?哼,你不認拉倒,我自個兒認!”
                 索布老漢低下頭去,心里一陣隱隱作痛,似已無顏面對那蘭老太,語氣也軟了下來,“你認,你認就是了,我不反對!
                 “算你明白!”
                 索布老漢偷偷地打量著那蘭老太,不敢再說什么。他索性躲到一旁,抄起酒杯喝起了悶酒。在索布老漢的生命中,酒如同他的呼吸一樣重要,沒有一天能離得開酒。酒能麻醉他的神經,也能讓他忘記煩惱。他尤其喜歡那一種暈暈乎乎的感覺,仿佛只有進入那種時刻,他才能夠真正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那蘭老太沉浸在認子的喜悅中,不再搭理索布老漢。她徑自轉向金獅,做出一個召喚的手勢。金獅探身向前,伸出一只前爪,任由那蘭老太緊緊握住。
                 “金獅,你愿意給我當兒子嗎?”
                 金獅滿含深情地看著那蘭老太,口中發出一陣嗚嗚咽咽的低鳴,似乎在說:我愿意,我當然愿意,其實我早就把你老人家當成自己的媽媽了,是你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啊!
                 那蘭老太用力拉過金獅,緊緊地抱在懷中,一只手在金獅的頭頂上拍了又拍,“咱娘倆今生今世有這個緣分吶,往后,我要好好活著,你也要好好活著,咱們都好好活著,你記住了嗎?“
                 金獅點了點頭,又是一通嗚嗚咽咽。
                 “好兒子,你能記住就好!”
                 索布老漢在一旁越聽越覺心煩,他將杯中酒一口干掉,陡地站起身來,氣呼呼地說:“哼,它不就是一條狗嘛,比我的地位還在上,我在你面前混得都不如一條狗了。”
                 金獅反應極快,它充滿敵意地轉向索布老漢,連聲吠叫起來,“汪汪——汪汪——”
                 那蘭老太連連拍著金獅的頭頂,表示阻止,“金獅,不要這樣,他可是你爹呀!”
                 “你可別抬舉我了,它是我爹——”索布老漢一臉苦相,恨恨地白了那蘭老太一眼,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出去。
                 那蘭老太用一種不屑的目光瞟著索布老漢的背影,把嘴一撇,而后轉向金獅,“咱娘倆才不用理他吶,讓那個老東西自個兒吃醋去吧!”
                 時至今日,那蘭老太仍清楚地記得自己當初撿到金獅的情景。那一日天氣不好,閃電一道連著一道,傾盆大雨即將來臨。她正匆匆忙忙地向前行走之際,發現了一條蜷伏在路畔的小狗,正在哀哀地嘶鳴不止。她放慢腳步,回過頭去,見那條小狗正三足著地一蹦一跳地跟在自己的身后。她朝那條小狗跺了跺腳,小狗收住腳步,口中一陣嗚嗚咽咽。她繼續向前行走,卻又下意識地回過頭去,發現那條小狗仍緊緊地跟在自己身后。不知何故,她竟于下意識中收住腳步,把小狗緊緊地抱在自己懷中,再也不肯放開。
                 一聲聲炸雷響過,瓢潑大雨終于劈頭蓋腦地澆了下來。雨越下越大,片刻之間,那蘭老太就被大雨澆得如落湯雞一般。還好,小狗躲在她懷里,沒有被雨淋到。她步履艱難地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兒就是把小狗安置在床鋪上。她甚至來不及換下自己的濕衣服,就匆匆找出藥水和紗布,為小狗包扎傷口。看上去小狗虛弱得很,不住地抽搐著,蜷縮成一團。她知道小狗一定是餓了,趕忙熱了一碗鮮馬奶,遞到小狗嘴邊,“小東西,你一定是餓壞了,還是趕緊喝奶吧!”
                 小狗緊閉嘴巴,一顆小腦袋搖來晃去,連連閃躲著,不肯喝奶。
                 “它連熱乎乎的奶水都不肯喝,是不是生病了呀?”那蘭老太把一顆心懸了起來。
                 索布老漢正在擦拭著他的老式獵槍,見那蘭老太抱回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還當個寶貝似的照料著,覺得十分可笑,一直在冷眼旁觀。他白了那蘭老太一眼,不耐煩地嘟嘟噥噥,“哼,它要是沒啥毛病,誰又舍得往外扔啊?壓根兒就養不活的,你真多余扯這個!”
                 那蘭老太不理索布老漢,重又端起盛滿馬奶的碗,放到小狗嘴邊,耐心地等待著。小狗嘴唇蠕動了好一陣,終于開始喝奶。那蘭老太看著小狗搖頭晃腦的乖巧模樣,笑得合不攏嘴,連連指點著索布老漢,“你給我好好瞧瞧,它開始喝奶了,咋就養不活呢?”
                 索布老漢仍是一臉不屑的神態,“能喝奶又怎樣,它腿上還有傷,到底能不能活下來還不一定哪!”
                 “呸,呸,呸,你個烏鴉嘴,我才不信那個邪吶,你過來瞧看瞧看,這可是一條牧羊犬,長大準得老威風啦!”
                 索布老漢只是用鼻子哼了一聲,再不搭話。
                 “得給這小家伙起個好聽一點兒的名字,我看,咱們就叫它金獅吧!”
                 索布老漢把臉扭向一旁,嘴上敷衍著那蘭老太,“你愛叫啥就叫個啥,反正叫啥啥好。”
                 那蘭老太死死盯住索布老漢,那目光對索布老漢絕對具有震懾力。索布老漢怯怯地避開那蘭老太的目光,訕訕一笑說:“得,得,金獅這個名字挺好,咱們就叫它金獅吧!”
                 索布老漢一直在帳篷前轉來轉去,看上去他不只心神不安,而且顯得無比憤懣。那蘭老太拄著拐棍走了出來,一步步來到近前。索布老漢瞟了一眼那蘭老太,旋即收回目光,怯怯地低下頭去。
                 “老伴兒,剛才我的話傷了你,是我不好,你可別想多了啊!”那蘭老太推了索布老漢一把,滿含歉意地說,“老東西,我心里有你,要不,我能跟你過到今天嗎?”

              共 28255 字 6 頁 首頁1234...6
              轉到
              【編者按】金獅是一只狗,自小被好心的那蘭老太收養,當一只瘋狗危及那蘭老太的安全時,金獅挺身而出,在牧民們處置了瘋狗之后,又把獵取的對象對準了金獅,因為金獅和瘋狗接觸過,極有可能被傳染。在金獅生死關頭,那蘭老太為躲避牧民們追殺,和索布老漢搬往茫茫大草原養雞求生存。在這里,金獅遇到了受傷的灰灰,雖然灰灰是只狼,但因在那個特定的環境下,金獅和灰灰產生了愛情,并纏綿在一起。由于誤會,索布老漢把槍口對準了灰灰,危急關頭,金獅用它那血肉之軀掩護了灰灰和它腹中的小生命。金獅倒下了,把金獅看做親兒子的那蘭老太也倒下了,一曲悲歌回蕩在空曠的大草原上。文章雖看似荒誕,但情與愛貫穿其中,人與狗相依相偎,夫與妻深情廝守,狼與狗生死不離,詮釋了特定環境下那份淳樸的大愛與大義。拍案直呼,重磅推薦!【東北風情編輯:老笨熊李春勝】【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809090012】【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80920第1109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老笨熊李春勝        2018-09-07 05:41:23
                拍案叫好!
              李春勝,教師
              2 樓        文友:夢里乾坤        2018-09-08 11:58:24
                感謝主編老師的點評,辛苦了。
              人生路漫漫,夢里乾坤大。
              3 樓        文友:老笨熊李春勝        2018-09-10 11:16:53
                祝賀獲精!
              李春勝,教師
              4 樓        文友:東北風情        2018-09-10 12:29:31
                祝賀作品加精!作者辛苦了!
              5 樓        文友:夢里乾坤        2018-09-10 20:29:10
                感謝老師厚愛,感謝文友點評,大家共同努力,讓我們的東北風情社團和江山文學網紅紅火火,越來越好看!
              人生路漫漫,夢里乾坤大。
              6 樓        文友:星遐        2018-09-14 17:23:56
                感謝賜稿!祝佳作不斷!
              天邊有星,時隱時現; 我心有夢,如星璀璨。
              7 樓        文友:夢里乾坤        2018-09-14 19:39:23
                感謝星遐老師的鼓勵,共同努力,為江山文學網打造輝煌!
              人生路漫漫,夢里乾坤大。
              8 樓        文友:夢里乾坤        2018-09-20 20:27:06
                剛剛發現這篇小說被推薦為絕品了,感謝社團的各位老師,感謝江山編輯部的各位老師,我一定更加努力,回報各位老師的厚愛!
              人生路漫漫,夢里乾坤大。
              9 樓        文友:老笨熊李春勝        2018-09-21 06:47:31
                祝賀榮獲絕品!
              李春勝,教師
              10 樓        文友:夢里乾坤        2018-09-21 12:18:46
                感謝春勝老師,一直都是您在點評,辛苦您了,愿我們一直能夠合作愉快!
              人生路漫漫,夢里乾坤大。
              共 16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