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西風瘦馬 >> 短篇 >> 情感小說 >> 【西風】棺材記(小說)

              絕品 【西風】棺材記(小說)


              作者:繭廬主人 舉人,3616.1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3482發表時間:2018-08-09 20:46:00
              摘要:心愿了啦,百年后有個安然歸宿了呀!上好的杉木,輕飄,透氣,耐腐,干爽,死后睡著肯定很愜意,也十分便于接上天地之氣。所以,那年的圓枋酒盧早林弄得特別排場,像過大壽一樣,該來的親眷全都來賀了喜,十分圓滿。雖然,那年盧早林才四十二歲。但誰不是從一出生就奔往死了呢?早點安排好死時的后事,便可以安心的活了。

              【西風】棺材記(小說) 一、
                 在這間用來停棺的黑暗柴間,盧早林繞著兩口棺材踱了一圈,才在屬于自己的這口棺材前停下,伸出顫巍的手輕輕掀開蒙在上面的黑色塑料薄膜,又對著薄膜上的灰塵吹了口氣,將灰塵吹成了一縷煙,然后看著這縷煙在手機電筒的光線里,幽藍的靈魂一般徐徐上飄。循著這縷煙塵,盧早林的思緒回到了他和這兩口棺材的那段往事。
                 這兩口棺材制于90年代末,做棺材的木料是從割界的鄰省山上搶回來的,為這,盧早林還受過傷,但值,心愿了啦,百年后有個安然歸宿了呀!上好的杉木,輕飄,透氣,耐腐,干爽,死后睡著肯定很愜意,也十分便于接上天地之氣。所以,那年的圓枋酒盧早林弄得特別排場,像過大壽一樣,該來的親眷全都來賀了喜,相當圓滿。雖然,那年盧早林才四十二歲。但誰不是從一出生就奔往死了呢?早點安排好死時的后事,便可以安心地活了。
                 這棺材確實是搶來的。八十年代末到九十代初的那段日子里,屬于本地山上的杉木之前被砍光了,于是,大家只得到鄰省的山上去盜砍,鄰省人當然不讓,結果,發飆了,將這邊人當成了賊,組織起青年漢子們扛著鳥銃梭鏢滿山找這邊人,抓一個打一個,還要被抓的家人出錢贖人。這邊也不甘心,這山上的東西又不是你種的,那是老天爺降給凡間人做房子和棺材用的,憑啥我們就不能砍!何況,真不去砍這杉木,難道我們這大山里頭的人死了還去睡馬尾松樅柴板?所以,這邊也擰上了,拉起了隊伍,上山時至少是十數人一伙,而且,除了帶上砍樹的斧子和斷鋸,有些還在腰帶上別了一把發令槍改的手槍銃。
                 反正,為了那塊杉木棺材板,那幾年,這座兩省交界的山上打架流血的事幾乎從來就沒斷過。搶過來搶過去的,用戾氣和鮮血換來了做一口棺材的杉木料。年輕的盧早林也參與了,他還記得,有次他落單了,沒命地跑以逃避敵方的追殺,最后被逼得從幾丈高的石壁上飛身躍下,落地時手臂被一塊石頭劃拉了一道口子,殺年豬樣地噴血。
                 沒想到這才隔了不到三十年,為了死后的這口棺材,又要用上“搶”這個字了。是搶,這點盧早林篤信不疑。從鄉里開會回來,盧早林就知道這回要搶棺材了。本地風俗,棺材落地是不能動的,可是,這回不但要動,而且還是一動再也就回不了原位了。這誰會愿意?就他自己也絕不愿意啊。但政策上的事,誰能拽得過呢?下午的會上說,縣里已經開過動員會了,所有的公職人員全都在殯葬改革倡議書上簽了字,同意改革火化。現在,就是鄉村推進的事了,做了十多年村干部現在又當了村支書的他還能不懂這個理!故而,盧早林開完會后就仿似秋霜打了的茄子,別說精氣神,就是連每頓不能少的酒,也品咂不出任何味道了。邱鄉長說,這是從上到下各級政府全部通過了的事,是定局,誰也翻不了盤,天王老子都得給往火葬場的爐子里鉆!話都到這份上了,還能有什么轉機,只能像當初收統籌款生豬稅一樣,為了國家利益,不得不與人民群眾發生點沖突了。
                 “唉,不就占一個穴嘛,這怎么就錯了?幾千年都葬下去了,也沒見山上有多少墳頭啊!”盧早林喃喃自語。他聽說,殯葬改革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為了改善墳墓圍村浪費土地,但他更清楚,農村鉆山洞埋人其實根本就占不了什么地。因而,他對政府的這道政策實在有些想不通。
                 想到這,盧早林拍孩子的頭一般拍了拍屬于自己的這口棺材,這口比老婆的那口高些,二尺八的雄頭,很偉岸。看著,盧早林居然有點淚意了,用手拭了把,又嘟嚷:“去吧,但愿最終你們還能回來!”
                 “你這個老倌頭,有病啊,三更半夜跑到這來干什么?”盧嬸冷不丁的聲音讓盧早林嚇了一大跳。
                 “鬼鬼祟祟的,你才有病呢!”回轉身的盧早林瞪了老婆一眼,又盯向自己的那口棺材。
                 “這政府也是,吃飽了撐得沒事干了不是,你管計劃生育還說是怕到頭人多了管不好,可這死人居然也操上了心!”盧嬸夜飯間見盧早林悶悶不樂,早把事情了解了個透。這大媽倒不上心是火葬還是土葬,但她知道老伴兒卻是個老觀念,恐怕心里會解不開。所以,飯間還安慰了幾句,說沒什么來生不來生,只要這輩子過好就行。盧早林回梗她,說這不是來生不來生的事,火葬,那是沒家沒子的和尚!常人幾千年來從來都是入土為安的。見老伴這臉色,當時盧嬸便住了口。可沒想到這老倌的心思居然重成這地步,這都快兩點了,他居然還在柴間看這兩口棺材。
                 “你一個女人家懂什么!睡去吧,我在等你女婿。”盧早林嘆了口氣。
                 “啥?等他,幾十里地的,他這大半夜來干啥?”盧嬸瞪目詫舌。
                 “要不,你去煮點面條什么的吧,他差不多也快到了。”盧早林輕推了一下老婆的肩膀,然后一前一后離開了柴間。
                
                 二、
                 姚懷禮到盧早林家時,盧嬸還沒收好碗筷。盧早林自己則正坐在方桌邊的紅木沙發上抽煙喝茶。見姚懷禮進屋,盧早林趕忙起身讓座,并自覺地把煙給熄了——姚懷禮不抽煙,甚至有點忌煙。姚懷禮是鄉紀檢委員,掛點他這個村。
                 “下午還是明天開支委會?”姚懷禮也不客套,直奔主題。
                 “明天吧,這事有點頭疼,我得好好想想怎么去開這會,姚委,這事太大了,弄不好會出事呢!”盧早林實話實說。
                 “嗯,可能吧!移風易俗說來簡單,做起來卻不容易,老大哥,有什么好想法?”作為一個鄉紀檢委員,姚懷禮算是很另類了,他很少像其他紀檢工作人員一樣終日板著臉,在這個七千多人口的鄉鎮,除了工作時間,他一般都叫人老哥大姐嬸子兄弟或妹子。盧早林很喜歡他這點。
                 “好想法?你老哥現在都成了漿糊。姚委,就昨天會議上的哪些內容,真推行起來,恐怕我的祖宗三代都要被人罵了,欺人莫欺棺啊!你憑心說一句,這種做法,到底是對不對?”盧早林一臉無奈。
                 “殯葬改革的本身肯定沒有問題!老哥啊,你看看,就我們這,每年辦喪事那折騰了多少錢,墳墓越做越大,喪禮越來越鋪張,給老百姓帶來了多少負擔。村里的小黑,不就因為一下連葬了兩老背上了重債,到現在還因為沒錢打著光棍……只是,這集中收繳棺材,確實是有點簡單過激了,畢竟,這延承了幾千年的老習慣,沒誰能說放就能放下。”姚懷禮喝了一口盧嬸遞過來的熱茶,接著說:“可不過激一點又不行,如果只是磨嘴皮子,恐怕再過一百年也推行不下去。老哥,政府這也叫沒辦法啊!”
                 “姚委,你這話我就不覺得對了,火葬就不辦喪禮了?那不更得多花錢!哦,還有,磨嘴皮子不行就動粗?哪有這個理!工作工作不是得花功夫去做才行嘛!只要肯認真做,哪有做不成的事了……”這話是盧嬸接上來的,盧嬸讀書不多,可腦子很靈光,盧早林能穩妥妥在村里一干幾十年,跟盧嬸是脫離不開關系的。
                 “一個女人家家,你懂啥呀,做你自己的事去吧。”沒等她說完,盧早林就呵斥過去了。
                 “喲,老嫂還真不簡單啊!來,說說看,你怎么看這事?”姚懷禮也知道盧嬸很有頭腦,一聽她這么說,感起了興趣。
                 “咱老百姓也不是個個都是死腦筋,給點時間,慢慢總會想明白的。關鍵是政府要把這事做好來才行,大家都不傻,火葬要真好,大家總看得到的是吧?依我看,只要政府真心為百姓好,把這事做實了,然后,動員一些想得開的人先去火葬,這不就慢慢普及了?要我,就覺得沒啥,我們算是有山有地,能有地方土葬,可人家上海北京那些沒地的人不也都火葬嘛。你說,是不是這個理?”盧嬸也沒坐下,就在姚懷禮身邊站著攤手攤腳地把自己的想法丟了出來。
                 “你扯淡,上海北京誰告訴你不愿意土葬了?死去忙你的吧!”盧早林這回真發怒了,他很不喜歡女人在男人說話時插嘴,這事跟他骨子里不支持火葬是一回事,按他自己的說法,這就叫倫理。
                 盧嬸只得瞪了老公一眼,然后又跟姚懷禮交代了一聲,悻悻回到里間去忙自己的家務了。
                 “別說,老哥,老嫂子這話還真有幾分道理。只是,這政策都下來,任何人說什么都不算。不說這了,還是聊聊下一步怎么開展殯葬改革工作吧?”姚懷禮看著盧嬸離去的背影,心有感觸地說。
                 “唉,還能如何呢,上頭怎么說我們怎么做唄!姚委,說實話,如果年輕十年趕上這事,我肯定會撂攤子不做了,挨不起罵啊!可現在,過幾年就退休了,不舍得啊……”說著,盧早林嘆了口氣,垂下了頭。
                 “唉,也是!”姚懷禮也嘆了口氣,他了解盧早林是一個怎樣的人,幾十年來都是村里紅白喜事的主事人,諳熟所有的農村傳統禮儀,是村里最有名頭的禮房先生,這么一個一生從事傳統禮儀的“土先生”,最后卻成了土葬的扼殺者,這份心情,如何不沉重!可盧早林別無選擇,否則,退休后馬上就可以享受到村干部養老保險就得泡湯!做了半輩子窮村官的盧早林,割舍不得。
                 許久,姚懷禮才又開口:“老哥,那你自己的老壽呢?”姚懷禮這時的眼睛明顯有著負疚,他實在不忍打開這個口。
                 “我自己的?”盧早林有點慌,但很快又鎮定了,接著說:“我和她的在十年那次殯改后給賣掉了,這不,剛想重新再請人做兩口,又碰上了這次,這下好,倒省事了。”說完這句話,盧早林又抬頭對著天花板嘆了聲:“唉,那次是一陣風,這次,不知道會不會又是一陣風。”
                 “啊,還有這事?”姚懷禮很為盧早林居然沒有了棺材而意外。但意外而已,卻并不懷疑,啊了一聲,然后就釋懷了,甚至為姚盧早林慶幸。因為他知道,十年前確曾有過一次類似的大舉動,只是,因為沒有提倡一刀切,后來夭折了。
                
                 三、
                 老朱頭死了。
                 老朱頭早晚都得死,他已經被市人民醫院判過死刑了,肺癌晚期,多則兩年,少則兩月的結論。可這離兩月還有一個半月,他就提前死了。死前,他對兒子朱顏飛說,反正都是死了的人,趕時間,撈口棺材睡,就算是這輩子最偉大的一件事了。當晚,他就偷偷喝了半瓶用來治莊稼蟲害的甲胺磷,在鄉里接到七天后在這開全縣殯葬改革推進會通知的第三天早上死了。
                 鄉里是在老朱頭咽氣三小時后接到這個信息的,報信的是曲友新。
                 接到這個訊息后,鄉長邱玉典很郁悶,這該咋辦啊?讓他埋?也說得過去,離縣里統一行動的時候還差兩個月呢。可要真埋了,該如何在幾天后全縣殯葬改革推進會上交代?所以,接到曲友新的短信后,鄭新典重重地捶了一下自己的頭。這會兒,他有點怪盧早林的全村殯葬改革動員會開得太早了,更后悔自己在縣里召開殯葬改革動員會不該拍胸口。想了想,他決定找吳青副書記,吳青是縣民政局調過來的,這事,他有經驗。
                 吳青聽了這話后絲毫沒有猶豫,他嘿嘿一笑,對邱玉典說:“邱鄉,猶豫啥呀?天賜良機呢!你知道這事縣里有多重視吧?你更知道這件事做好了那可比GDP上升幾個點更能見政績吧?那還等啥啊,拿老朱頭做典型唄,別的鄉想都想不到的事呢!”
                 “可是,這規定日期還沒到呀?縣里也說了允許有一點寬松啊,這么做,會不會有點黑?老百姓該咋說?”邱玉典雖說不是土生土長的人,但他也出身農村,對農村如何注重入土為安是很清楚的,這說不讓埋就不讓埋,于情于禮都很難講通。
                 “哎呀,你這老觀念了不是,任何改革都有沖突的,人家譚嗣同還在百日維新時說過那什么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的話呢!再說,今天你不下狠招,到了既定期限后你還得下,那更頭大呢。而這回做好了,咱們鄉可就成了這件重大政治舉措的表率了!”吳青是城市人,對土葬幾乎沒有任何感情,所以會下意識把對老朱頭的死當成一個契機。
                 想想,覺得吳青這話真的很有道理。也是,反正都得面對,那遲面對就不如早面對了,何況,這確實是一次機會!都當上鄉長了,這點政治敏感邱玉典還是有的。聽完吳青的這番話,邱玉典下了決心——干,豁出去了!當下,便當著吳青的面,跟鄉黨委書記裘丹說了知會了一聲,然后又打了派出所所長龔秋詞和盧早林的電話,要他們立即組織力量,開往老朱頭家實施行動。
                 盧早林聽完電話后腦袋“嗡”了一聲,他沒想到,戰斗會來得這么快。這幾天他已經夠衰了,自從開完村班子會布置了任務后,他就沒消停過,雖說鄉里給了政策,先主動上繳棺材的給予一千八百塊錢獎勵,但這點獎金絲毫沒產生半點刺激,相反,幾乎每到一戶做工作,被做工作的人家都會說:“喲,盧書記真開放哈,都趕上美國人了;盧書記,燒了后,你該能見到你的主子耶穌了吧?天堂過得好,可別忘了我們曾是一個村子的鄉親啊!”這還不夠,末了,還要問一聲:“盧書記,這趟下來,獎金肯定不少吧,別忘了請客啊!”更恨的是,揶揄完了,人家連屁都不放一個,這不,都兩天了,沒半個人來主動交棺材。
                 “老朱頭啊老朱頭,你也太不會趕時間死了!”盧早林又嘆了一口氣。可嘆氣歸嘆氣,邱鄉長的電話已經到了,不動也不行,于是,他無奈地掏出電話,抖著手開始從村主任到護林員一個個打電話。
                 老朱頭的喪儀照舊,落氣后,族上的長輩就安排了人請來了道士,做了落枕經,然后掐指算了算,三天后適宜出殯。

              共 7698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新的事物開始推廣時都會受到一些阻礙,更何況是殯葬改革,在傳統觀念中,人們遵循老一輩留下的習俗,土葬儀式是百姓的一種常見悼念形式。在一些人的觀念中,死后躺在上好的棺木里才是圓滿的結局,所以,不惜一切代價為自己搶棺木,引發流血事件。面對殯葬改革,自然會有很多人想不通。殯葬改革是指積極推行火葬,改革土葬,破除舊的喪葬習俗,節儉辦喪事。此篇文寫出了殯葬改革的難度和艱辛,也體現了淳樸農民的生活狀況以及當時面對的局面,細膩地刻畫了某些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所做的“正義”。此篇小說的情景和事件,證明一條真理,那就是:法大于天!任何人都不能阻礙法的實施和執行。此篇小說富有濃郁的鄉土氣息,情節跌宕起伏,人物心理刻畫很到位,記錄了一個時代的殯葬改革的真實狀況。推薦賞讀。感謝作者帶來大作!期待更多精彩!【編輯:海韻】【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808110016】 【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81002第1114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海韻波濤        2018-08-09 20:58:06
                感謝繭廬老師帶來大作!品讀您的作品,就是一次很好的學習。殯葬改革確實如此篇文所描述的那樣,實行起來困難重重。傾情推薦。編按如有不妥之處,還請老師多指教!順致秋安!
              歲月靜好 海韻QQ786732982
              回復1 樓        文友:繭廬主人        2018-08-09 23:15:35
                法大余天是沒錯的,殯改也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民生舉措。然而,在推進這項改革過程中,推行方還應關照到人民群眾的情感,并要科學合理且是循序漸進地推進。本文主人公盧早林其實很悲哀,因為一方面他骨子里有著深厚的傳統觀念,信奉因果循環和入土為安,但迫于生活,他又不能舍棄能為他老了以后的養老待遇,結果,在當地政府急功近利的工作思路下,他陷于了極其痛苦的糾結……因而,一方面抱著希望這次活動只是一陣風,假以時日,他還能將壽枋拉回來,在死后睡上自己曾為之浴血過的棺材;另一方面,他由不得去做群眾眼里的惡人,助推這項還未被老百姓接受的改革。是的,殯改勢在必行,但如何去改,真的很值的為官者的認真思考。這才是本文真正的目的。非常感謝社長的精彩點評,問好夏安!遙握!
              2 樓        文友:寒江孤鴻        2018-08-09 21:40:25
                1976年春,我外婆走了。適逢上海市開始全面實行火葬,由政府出資,外婆享受到了免費火葬。但在實行前幾年宣傳期間,確實讓習慣土葬的農民想不通,以致有幾個病殘的老者為了能死后躺在棺材里入土為安,竟有上吊的、投河的、喝農藥的。但一旦全面推行火葬,堅決杜絕土葬,農民們很快適應了,再也沒有土葬。只是現在火葬費用節節攀升,很讓喪家無奈。
              回復2 樓        文友:繭廬主人        2018-08-09 23:18:54
                嗯嗯,任何改革都需要一個推進過程,甚至有時需要流血。但殯葬是中國人最為看重的一件大事,所謂除了生死,都是小事,這話用在中國人的殯葬觀上也是十分合適!因而,改革推行者需要認真對待,多花些時間來逐步推進,這樣,才能避免傷害群眾感情,實現殯改的真正意義。問好!
              3 樓        文友:衢四海        2018-08-10 05:24:01
                殯葬改革的難點在于扭轉農民根深蒂固的入土為安觀念。此文對這一觀念的描寫很形象,很細膩,很透徹,引人入勝,拜讀學習了。
              回復3 樓        文友:繭廬主人        2018-08-10 14:37:00
                “殯葬改革的難點在于扭轉農民根深蒂固的入土為安觀念。”是的,正是如此!問好!
              4 樓        文友:海韻波濤        2018-08-10 07:08:50
                在殯葬改革的關頭,主人公盧早林的內心矛盾、糾結、斗爭、無奈,都被刻畫的淋淋盡致,讀者能體會到當時村干部的難處。改革要適應民心,才會得到老百姓的響應和執行。很欣賞老師的文筆,敬茶!
              歲月靜好 海韻QQ786732982
              回復4 樓        文友:繭廬主人        2018-08-10 14:38:04
                非常感謝!
              5 樓        文友:寒江孤鴻        2018-08-10 07:19:47
                該小說立意高深,情景真實,讀來大有嚼頭,令人回味不已。好文,精彩!
              回復5 樓        文友:繭廬主人        2018-08-10 14:36:08
                謝謝先生抬舉!
              6 樓        文友:海韻波濤        2018-08-11 21:57:28
                恭喜加精!祝繭廬主人老師秋日安康愉快!
              歲月靜好 海韻QQ786732982
              7 樓        文友:嘯竹        2018-08-12 08:48:04
                祝賀老師又獲精品,順頌秋安。
              ( (
              回復7 樓        文友:繭廬主人        2018-08-12 17:18:39
                謝謝!
              8 樓        文友:之中        2018-10-01 23:01:57
                精品文章確實有讀頭。贊一個!
              9 樓        文友:海韻波濤        2018-10-03 06:44:24
                一次重要的改革,一個時代的縮影。恭喜晉絕!祝老師國慶假期愉快!
              歲月靜好 海韻QQ786732982
              10 樓        文友:江山絕品評議組        2018-10-07 17:39:15
                一篇彌散著濃郁鄉土氣息的短篇力作,以50年代我國殯喪改革為背景,書寫了主人公在殯喪改革過程態度及心理的微妙變化,折射出了農村殯喪改革初期新舊勢力、新舊觀念的沖突與對立,以及人性的裂變,反映出人們在是非標準、倫理道德問題上的困頓、迷惘與覺醒,濃縮了新中國殯喪改革曲折的發展史及殯喪改革所走過的艱巨而復雜的過程。
              共 11 條 2 頁 首頁12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