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山水神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山水】臭嘴八哥(自然·小说)

              绝品 【山水】臭嘴八哥(自然·小说)


              作者:七色槿 举人,4706.5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343发表时间:2016-11-26 14:46:41
              摘要:八哥?#23665;?#20102;窗外的阳光里,正午的太阳把它照耀成明亮的一团,只见它拍打着翅膀向护城河那边飞去,没有再回头。

              【山水】臭嘴八哥(自然·小说)
                 不到十年时间,这个城市扩大了一倍,并?#19968;?#22312;以停不下来的脚步继续向西延伸。像我们这片地处东北角的七十年代的三层小楼,基本被人们冷落和遗忘了。这一片的老住户很少了,出出入入的,几乎都是外来务工的年轻人。大学毕业以后,我也像一些同学一样,留在了这个读了五年书的城市,在六号楼的顶楼与王新合租了一间房子。这座楼里住了十几个我们这样的人,都是来寻梦的,楼?#19979;?#19979;招呼一声,就有人出来跟你聊一会儿,像在学校的集体宿舍一样。
                 周五的傍晚,下班回来的王新拎回来一个鸟笼子,他的肩膀上站着一只鸟。那是一只黑鸟,通体漆黑,翘翘的长尾巴上泛着蓝光。他并不急着?#19979;?#26469;,而是扛?#25293;?#31449;在楼口兴冲冲地跟人家显摆。
                 一楼住的王纯问他:“这叫什么鸟啊?哪儿来的?”
                 王新说:“没见过吧?它叫八哥,我在路边买的,才十块钱,人?#19968;?#30333;送了鸟笼子。这鸟跟人亲,不会?#20248;埽?#20320;们瞧瞧,它可是没用绳子拴着啊,就这么乖乖地跟?#19968;?#26469;了。”
                 有?#35828;?#20102;下鸟的脑袋,说:“你叫八哥?长得这么丑!”
                 八哥甩了下头,甩出一声:“操!”
                 几个人全愣了,继而一阵哄笑。王纯说:?#29677;耍?#20320;怎么骂人啊?”
                 八哥又来一句:“操你的。”它说得急促,有点上气不接下气,说的鸟声鸟气,等人们回过味来,爆发出一阵更大的哄笑。
                 王新说:“我现在明白了,鸟主人?#19988;?#20026;它嘴太臭才卖掉的。”
                 夜里,这只鸟栖息在阳台,在窗台上蹲着过了一夜,早晨天刚蒙蒙亮,它就冲着晨曦唱上了。它有一?#21271;?#26041;十月天空一样的清越嗓音,它唱得狂喜而绝望,压轴的是一段完美无瑕的颤音,声流一丝丝在它喉间滤过,然后降为平平的一条声线。
                 王新在阳台上拴了根绳子,为它挂上了鸟笼,放进食物和水,笼门敞开着。唱过一大段之后,它安静下来,迎着初升的太阳闭起眼睛歇息,阳光把它的黑羽毛漂白了。
                 九点多一点王新打来电话:“喂,八哥怎么样?”
                 “相当安静,闭着眼睛一声不吭,我担心它是不是哑巴了。你那儿,写字间里的情景剧排?#36820;?#24590;么样了?”
                 他就等着我问这句话,迫不及待地说:“你问这个?今天可有意思透了。早点名的时候王兰迟到了,是我捏起半拉嗓子挤出一声到给蒙混过去的,中午王兰当然?#20204;?#23458;了。”这意味着,今天的午饭他要在附近的小饭铺解决了,驴肉火烧,小?#23383;啵?#20063;许还有啤?#21860;?br />   王新又说:?#20843;?#30495;的,你今天真该见识一下王兰,她这阵子老去做护理,脸蛋又?#23376;?#23273;,那脸皮,?#36824;?#32511;色的上衣一衬,简直吹一口就会破,流出蜜汁来。”在我看来,王兰是个涂了白粉的日本艺妓,或者是个充气娃娃。他弄了个猪一样的肥妞,她连乳罩都不戴,好让人们看见她那两个大乳房。
                 可我嘴上说出来的却是另一番话:“你小子,好事都被你占上了,只?#19978;?#26159;色大胆小啊。撂下手机,我又想起雨灵来了,我发现自己一直在想她。说实话,我已经不能准确地?#30631;?#22905;的样子了,当我想她的时候,所想的不是她的面容,而是有她存在的那一段时光,仅仅是一?#21482;衬?#32780;已。
                 挺没劲的,我有点恼怒自己。我不可能再见到她了,人家跟随父母去深圳发展,然后又出国读?#26657;?#20687;扯断线的风筝一样飘走了。再说,即使我能再见到她,人家凭什么还会对我感兴趣呢?以前的那段感情是人家施舍出来的,早就收回去了。
                 可是,?#19968;?#39128;在这异乡算怎么回事呢?一块儿毕业的同学读研的读?#26657;?#36827;公司的进公司,他们都在继续自己的生活,王新不停地把他们的最新消息传递给我。我正在做的算什么呢?
                 王新上班走了以后,房间里整天就剩我一个人,照顾这只八哥的任务自然就落在我身上了。我没养过鸟,不了解鸟的性情,好在王新走之前在鸟笼里放了小米和水,想来它也不需要什么特殊的照顾。我发现它把鸟笼?#32972;?#19968;个私密的空间了,只有吃喝和方便的时候才进笼子里去,方便完了马上跳出来,?#33258;?#31548;顶发呆或是打盹。
                 中午我煮了面条,把碗端上桌子的时候,它就过来转悠,在桌上跳来跳去巴望着,甚?#25730;?#21040;我肩膀上来了。
                 “你要吃面条吗?”
                 它用长着灰圈的小眼睛盯着我。
                 我找来一个碟子,挑两根面条,用匙子剁碎了摆在它面前。我对它说:“吃吧。不许再骂街了,听见没有?嘴那么臭,谁都不会?#19981;?#20320;。”它啄着面条,黑亮的圆眼睛扑闪扑闪地?#32431;?#25105;,又埋头吃起来。
                 吃过面条,?#19968;?#21040;电脑前,它也静?#37027;?#22320;跟过来了,?#33258;?#26700;子的边?#25285;?#30475;我把上午写的稿子录入文?#25285;路?#22312;辨认着每一个汉字。过了一会儿,我到厨房去倒一杯水,端着水杯往回走的时候听到它那边有响动,只见它拍打了几下翅膀,还摇头?#25991;?#30340;。晃过之后,它又埋下头去啄米一样笃笃笃地啄起键盘来。我一看,?#32842;?#19978;先是三个zzz,然后是一长串的aaaaaaaaaaaaaaaa
                 我冲它喊:“该死的!谁叫你在我的稿子?#19979;一俊?br />   一听这话,它嗖地一下飞起来,滚回阳台去了。
                 晚上,王新回来以后我跟他讲起八哥玩出的新花样,并随手撕下一条报纸边,把它啄出的那些字?#24863;?#19979;来,推给王新看。还?#22351;人?#30475;清楚,八哥却飞快地叼起纸条来,放回到我手里,气得王新骂起来:溜须狗,马屁精,卖主求荣的货……
                 我打开笔记本,记下八哥这些趣事。王新曾问过我这个笔记本里写的是什么,我告诉他,你们这些做广告业务的,不是总有句词儿说我们是处在一个大动荡大变革时期吗?要让以后的人们知道上个?#20848;?#26411;这个?#20848;?#21021;,在动荡中颠簸的一群蚁族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这可是一件不容耽搁的大事。或许将来有一天,一个写黄钟大吕的大作家,他在六号楼遗址的废墟中发现这个笔记本,他会感谢我这个无名记录者的,因为这里面随手记下?#35828;?#26102;的种种见闻,还有求职是怎么回事,面试是怎么回事,还有吃吃小饭摊、玩玩网恋的种种乐趣。
                 渐渐地,八哥不?#19981;?#24453;在阳台上了,它把整个房子?#32972;?#20102;一个大鸟舍,在每个房间里自由出入。那个鸟笼子是它的厕所,门总开着,它只有方便的时候才进到笼子里去。
                 栏目编辑打来电话,说版面急着用一篇稿,内容是“春天里的期望”之类的,让赶快写出来,明天就要见报。
                 稿子要得这么急我有些不适应,坐在那儿一圈一圈地转着圆珠?#21097;?#30524;睛老往刚打过电话的手机上看。
                 在这个春天我期望什么呢?迄今为止,对于那些到某个公司里去做文案,或者像王新提过的到他们公司去应?#24863;?#20256;企划的建议,我?#32487;?#19981;起兴致,至于放下眼下的撰稿人工作,离开这个城市到别处去闯荡一番,又觉得底气不足。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不过觉得,一旦看到它,我就会明白过来的。不过这些话我没法给王新说明?#20303;?br />   我想到老家的春天,想到小时候的一个春日,在河边放牛的情景。不对,不是想到的,而是听到“春天”两个字,身体里的某一处地方感觉到的。那是个寂静的清晨,有淡蓝色的雾齐着杨树梢往上蠕动,夜间已经开始?#26032;?#27700;了,压得嫰树叶子直往树枝上贴。蛤蟆在水里呱呱乱?#23567;?#27827;岸边是一丛丛的紫穗槐,树顶上结了灰白的蜘蛛网,凝结在蛛丝上的露水珠,像星星似的闪闪发光。蛤蟆一时不叫了,可是立?#36867;?#21483;了起来,钻进树丛里的老斑鸠伤心地回应着它们的叫声。
                 一时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36335;?#27491;置身于那个河边的清晨,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坐久了,背有点疼,于是站起来走到窗前,想望一望窗外春天的风景。
                 窗户外边没有风景,能看到的,只有对面楼房的窗户。不?#26657;?#25105;得到外面去走一走,也许能看到点什么,能碰撞出一点灵感来,好完成那篇催命的稿子。
                 刚要锁上门锁就听见八哥在里面撞门,它把门板挠?#20040;?#21862;刺啦响。我打开门,它飞扑出来落在我的头顶,我把它抓下来放在胳膊上,说:“想跟我出去吗?可要记住,不许胡说八道。你要是不听话,就不带你出去。”
                 它?#32431;?#25105;,眨眨眼睛,爪子紧抓住我的衣袖。
                 我骑上自行?#25285;?#24448;护城河那边走。八哥跳到我肩上。这是个晴朗的天气,风把天空吹得很明净,河堤上的大柳树下,一群鸽子在地上走动,一个老者?#24310;?#31859;粒撒向它们。八哥看见了,发出短促的叫声,从我肩上飞下去了,加入到鸽子当?#23567;?#22312;一群白鸽子当?#26657;?#23427;个子显得特别矮小轻灵。这?#19968;?#24590;么不怕那些?#20154;?#22823;得多的鸽子呢?只见它蹦蹦跳跳地?#20998;?#30528;玉米粒,低头衔起来,一甩头放下,再衔起来,再放下,不吃也不?#21097;?#21482;是玩儿。我喝呼它,摇车铃,不管怎么呼唤,它就是不会到我身边来,我推着车子转身往河堤下走去。刚走几步,八哥忽地一声飞回来,落在我的胸前,两只爪子紧紧地抓着我的T恤衫。它看上去害怕了,翅膀微微地抖动。“怕我把你扔下走了,?#21069;桑俊?br />   河水被风吹得波光粼粼,八哥?#19981;?#27700;,沿着河水的边缘飞飞蹦蹦,不时停下来喝点水,或者啄啄沙粒。
                 我把自行车停在河堤下,带八哥走近一片杨树林。春风?#26657;?#37027;些翠绿的树?#20817;∫返们?#23039;百态,?#25104;?#20316;响,树林里充满了?#27135;?#30340;生气勃勃的?#19995;?#22768;。我走进树林,抬头望去,被风吹散的稀疏的?#33258;?#19968;动不动地挂在?#30701;?#19978;。树上的叶子还有些稀疏,不像夏天那样密不透风,走在斑斓的树荫?#26657;?#28385;鼻子都是小叶杨苦涩的清香。
                 八哥离开我飞向一棵大树,冲进蓬乱的树冠,站在一根树枝上。这?#19968;?#22312;那儿转着嗓子唱开了,清亮的音符一个个滚下来,在树林中飞舞盘旋,如?#35828;?#27426;快,以至于它们一直在半空中飘着,不?#19979;?#21521;地面。
                 回来的路上八哥一声不吭,就连后来王纯点着它小脑袋说:“你个丑八怪,让人掐着半拉眼睛都看不上你,固执任性,嘴巴那么臭,毛色也难看,活像一个阴郁的瞎老头子……”它都没出声,只是翻了翻小眼睛。
                 进了家我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想打个腹稿。过了一会儿八哥?#37027;?#22320;一跳一跳地过来了,它跳到沙发背上看着我,翘了几翘尾?#20572;?#28982;后一下子跳落在我胸口上,用黑漆样的小眼睛盯着我喊了一嗓子:“你好……吗?”它的声音尖利,尾音往上?#30504;?#35821;速快极了,我没听清它喊的是什么。
                 “你好……吗?”它又重复了一遍。这下我听清了,是一句问候语。但是不对,它的眼睛里透着犹豫和不舍,那双眼睛,?#32622;?#35828;的是再见啊。
                 我愕然地听着,它的眼神破空而来,隔绝了周围所有的声音,甚?#20142;?#25105;的呼吸和心跳也销声匿迹。然后它飞起来,落在开着的窗户上,回头?#32431;?#25105;,“你好……吗?”
                 浓烈的感动涌满我的心头。这小东西,已经弄明白它自?#21512;?#35201;的是什么,尽管不舍,可还?#19988;?#31163;我而去了。
                 “喂,你不要走……”
                 八哥?#23665;?#20102;窗外的阳光里,正午的太阳把它照耀成明亮的一团,只见它拍打着翅膀向护城河那边飞去,没有再回头。
                

              共 401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臭嘴八哥》(自然·小说)一只新买来的八哥,一出口就骂人,令人不解。当“我”带着它,去室外大自然环境中的一次不经意的走动时,竟令它对“我”心怀感恩,开始出口友好地问候“我”,而不再是出言不逊,着实地让“我?#26412;?#24853;、感动不已……小说正是借用一只八哥前后出口说话不同的变化,形象地揭示出小说的主题所蕴含的一种警示意义:天地一体,人鸟自然和谐,永远是大自然生态平衡发展的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扼杀禁锢小鸟自然生存的天性,这本身就是一种人类的耻辱和悲哀,实不足取。小说对八哥的描?#32431;?#30011;细腻,末尾让它又回归到了自然中去,彰显出人性中的良善与美好,也是对生态万物自然和谐的一种祈盼与祝愿。小说构思布局巧妙,情节设置?#25165;?#21512;理,主题厚重深刻,不错的一篇小说。问好作者,感谢?#36879;?#23665;水自然征文,佳作共享。【山水神韵编辑:孤漠一?#23613;俊?#27743;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612030008】 【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70127第776号】

              大家来说说

              ?#27809;?#21517;:  密码:  
              1 楼        文友:孤漠一尘        2016-11-26 14:56:13
                问好七色槿老师,拜读佳作,深深被您的一颗悲悯而又有责任的情怀所感动!在这寒冷的冬季里,真诚地奉上一腔祝福:祝愿您及家人幸福快乐!
              宠辱不惊,望天空?#20973;?#20113;舒;去留无意,看世间花开花落。
              2 楼        文友:春华秋实        2016-11-26 18:58:05
                一篇构思很巧妙的小说。从开始对出言不逊的八哥讨厌,到结尾对八哥产生了依?#25285;?#36825;期间的微妙变化,在作者笔下惟妙惟肖,情节?#22363;?#26377;序,引人入胜。结尾处理?#21024;?#21033;落,八哥回归大自然,“我”的不舍让人动容,升华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美好。在这个冬季里,祝福七色槿大姐身体安?#25285;?#23436;?#28388;?#24847;。山水一家人问好姐姐。
              3 楼        文友:杨霞        2016-11-26 19:14:51
                问好七色槿老师!佳作拜读,八哥崇尚自然,向往自由,在老师笔下活灵活现。祝老师安康!
              4 楼        文友:青苔与岩石        2016-11-26 22:08:46
                拜读。同情并羡慕?#25293;?#21482;八哥。问好七色?#34013;?#23433;文琪!
              坐在一个炉灶的角落,烧出苦辣酸甜的味道!
              5 楼        文友:心灵飞鸿        2016-11-26 22:36:55
                一只八哥,在姐姐笔下有了鲜活的个性。用富有童话色彩的故事,传达出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期许。构思立意独特,问好大姐!遥祝冬安!
              勿忘本真
              6 楼        文友:老耕夫        2016-11-27 14:42:16
                拜读,问候七色堇女士,祝一切安好。
              7 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7-01-27 21:44:48
                拜读老师精?#25163;?#20316;,欣赏学习了。祝老师佳作晋绝!祝春节愉快!阖家幸福!万事如意!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
              8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7-01-28 14:07:50
                作者笔下的这篇上乘自然美文颂扬了人性的真善美,反应了人与大自然要相互尊重、相互信赖的主题。文?#26657;?#20316;者以柔婉细腻、充满温情的笔触,运用铺垫、对比和欲扬先抑的手法,通过人性化的视角描绘了八哥对新旧主人态度和情感的巨大反差,再现了八哥对“我”的信赖和感恩。一个自然界的尤物,知情知意,重情重意,感恩“我”给予它的安适和温馨,并用它的方式表达了它对新主?#35828;?#24863;恩,对大自然的憧憬。小说结尾以八哥重返大自然收束全篇,给读者留下了无尽的省思与回味。
              9 楼        文友:孤漠一尘        2017-01-28 15:14:13
                热?#22812;?#36154;七色槿老师的小说荣获江山绝品,山水人,大赞!
              宠辱不惊,望天空?#20973;?#20113;舒;去留无意,看世间花开花落。
              10 楼        文友:雁过无痕        2017-01-28 17:33:00
                拜读姐姐佳作,欣赏学习,写得真好!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共 17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大乐透走势基本走势图 空虚奶农平特一肖 篮彩怎么玩 福彩7+1多少钱 德甲附加赛直播 18选7中奖表 宁夏电视 pc蛋蛋28官方手机下载 2012奥运会羽毛球女单 7m排球比分即时比分 上海时时乐技巧员代打 4场进球开奖时间 广西快3号码推荐和值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查询 安徽11选5在线投注
                                      大乐透走势基本走势图 空虚奶农平特一肖 篮彩怎么玩 福彩7+1多少钱 德甲附加赛直播 18选7中奖表 宁夏电视 pc蛋蛋28官方手机下载 2012奥运会羽毛球女单 7m排球比分即时比分 上海时时乐技巧员代打 4场进球开奖时间 广西快3号码推荐和值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查询 安徽11选5在线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