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山水神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山水】这世上唯一的搬仓鼠(回首·小说)

              精品 【山水】这世上唯一的搬仓鼠(回首·小说)


              作者:七色槿 举人,4706.5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593发表时间:2016-02-15 20:52:48
              摘要:范教授的老母亲已到耄耋之年,老太太身材娇小,气度平和,白净的脸上除了皱纹没有其它瑕疵,皮肤菲薄近乎透明,能看得见皮肤下面的血管。天气好的时候,她会来校园里走动走动,在教学楼实验室中间的林荫道上,走着这样一位老太太,简直就像一件古董级瓷器。

              【山水】这世上唯一的搬仓鼠(回首·小说)
                 范教授的老母亲已到耄耋之年,老太太身材娇小,气度平和,白净的脸上除了皱纹没有其它瑕疵,皮肤菲薄近乎透明,能看得见皮肤下面的血管。天气好的时候,她会来校园里走动走动,在教学楼实验室中间的林荫道上,走着这样一位老太太,简直就像一件古董级瓷器。有一天晨练的时候,我偶然说到这种感觉,跟老太太住邻居的张莹却不以为然,她说老太太有八十多岁了吧?怕是活得糊涂了,说起话来经常有鬼魂出没,老太太是在神界和人间来回穿梭。她说跟老太太说话你得费一点精神,不然你?#36879;?#19981;上趟儿,闹不清楚她什么时候翱翔在神界,什么时候又回落到凡间。
                 眼下是一个阳光很好的五月的上午,暖洋洋的带着一点提前进入中午味道,阳光一片一片地落在楼檐上、墙上、树上,闪闪发亮。我刚出了图书馆的大门,就看见那老太太往这边走来了,她穿着一件偏襟的蓝褂子,疙瘩扣一直扣到脖子底下,挨着冬青树篱慢慢地认真地走,手里拎着个小袋子,稀疏的白发在阳光里飘动,像鸟儿的羽毛一样。
                 老太太拐过树篱,在一棵树下站住了。见她从袋子里取出个小铲子,慢慢地跪坐下去,在树根下挖起坑来。
                 我跑过去,接过小铲帮她挖。
                 才挖了几铲,老太太就说中了中了,挖够了。她从袋子里掏出两个小纸袋,放进坑里,让我埋上土。我看见那是院里发的灭鼠药,?#20146;?#26202;后勤科的人挨门挨户送过来的,这老太太,怎么给埋了?
                 它活它的,你活你的,你不害它的命,它也不会害了你的命。老太太说。
                 你说的是老鼠吗?我问。
                 老太太说,?#21069;。?#36825;世上的鼠都是同宗,别管是家鼠还是野地里的搬仓鼠,它们都是一拨的,像人一样,亲戚联着亲戚。你要是得罪了它们中的哪一个,做了孽,它的叔伯姨妈姑子舅子就会变幻成它的模样,来糟害你。
                 那,你怎么能分出?#27597;?#26159;老鼠,?#27597;?#26159;它姑子舅子变的呢?
                 变幻来的鼠,会掐算。老太太嘟囔一句,拿小袋子抹抹树底下的条凳,拉我坐下。
                 那它是怎样掐算的呢?我忍住笑,尽量装出满脸真诚的样?#28216;实饋?br />   怎么掐算?哎呦,这么跟你说吧,公社化炼钢铁时候,也不知道那年的?#35780;?#19978;写了什么,偏偏出了那么多的怪事情。一阵风似的,家家的门框窗户棂都填进小高炉里烧了,铁锅铁勺都扔进小高炉里炼了,家家不开火,全村老少都上大食堂里吃饭。食堂管理员是书记他舅子,那人心术不好,把粮食偷着拉回家去,也换酒喝也倒卖,?#20040;蠹一?#20799;一天三顿净?#35748;?#31946;汤,稀糊汤还不管饱,一人给舀一勺子,饿死好几个人啊。忽然有一天,那舅子喝完酒睡到半夜一口气上不来,憋死了。装殓的时候他媳妇看出来,有一只老鼠钻进他气管里去了,老鼠的身子?#20146;?#36827;去了,尾?#22270;?#36824;含在死人的嘴巴里。那老鼠就是搬仓鼠变的,舅子做了亏心事把它给惊动了,要了他的命了。
                 搬仓鼠怎么会变成老鼠了?我一时间忘了张莹说过的话,忘了我是跟一个在神俗两界来去自由的老太太交谈了。
                 老太太长出了一口气说,村里接连埋了好几个饿死的人,打墓的时候挖断了它的洞,它一掐算,坏事是舅子做下的,就变成一只小老鼠,那黑?#25296;?#20182;来了。
                 我忍住笑,一本正经地接着问她,怎么就一定是搬仓鼠变的呢?不兴是小老鼠跑错?#35828;?#26041;,钻进舅子气管里去了?
                 老太太似乎察觉了我的轻慢,不满地说:老鼠那傻?#19968;?#25165;不会掐算呢,它们见到人一般都绕着走,哪里还会往人跟前凑。
                 那,那只会掐算的搬仓鼠,它还做了什么?
                 还做了什么??#19968;?#26159;跟你说大食堂?#35748;?#31946;汤吧,那一碗糊?#32769;?#24471;像小河淌水,?#21364;?#39135;堂走回家,尿两泡尿就又饿了。我儿子饿得?#20146;?#21653;咕响,我满屋里转上一圈,也没找到一丁点能吃的东西给他。我就说儿啊,别念书了,?#19978;?#30561;吧,人是一盘磨,睡着不?#23460;膊欢觥?#20799;子不听,从水缸舀一瓢凉水喝了,接着念书去了。
                 我在炕上坐不踏实,就到后院去了。墙根那棵榆树打立春就结了苞,这?#25945;?#21038;春风,说不准会放开几片榆树?#19969;?#20320;猜怎么着?我得了宝贝了。就见树?#21069;?#19978;挂着一个小包,天已经黑麻麻的,我在?#27934;?#30597;不准,还以为是树上长的疤瘌呢。走到近前,才看出是个小布袋子,捏一捏,里边装的像是粮食。拿回屋一看,可不真是粮?#24120;?#26377;豆子,高粱,还有苦荞和苞米,足足有一升多呢。
                 是村里的谁接济你们娘两个的吧,我对老太太说。
                 不是。老太太一口就否定了。那时侯家家都没有粮食了,再说,我跟谁也没有来往,我一个寡妇家,男人死了,你还到人跟前举头竖脸的,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那会是谁给你送来的粮?#24120;?br />   是搬仓鼠。
                 你怎么知道是它呢?
                 我拿眼睛一瞅就知道了,里边有沙子,石子,还有几个它的屎疙瘩。这样混着的粮?#24120;?#38500;了搬仓鼠,还谁家能有?
                 说到这里,老太太露出了笑容:那以后又送来过两回,这下?#21024;?#20102;命了。我把粮食捡了,淘了,晾干,到黑夜拿出一点,舂成渣渣,给我儿熬一碗稠粥,让他吃了再睡。那是个饿死人的年月啊,多亏了这搬仓鼠,我儿好歹才没饿死。
                 老太太还?#20004;?#22312;她的笑容里,我却想起看过的一本?#21448;荊?#37324;面有一篇介绍某个?#21697;?#26449;的事,一个村子里七座?#21697;?#31446;着,想想真叫新奇。文中写了一个寡妇守节的故事,一个年轻的寡妇每到深夜便在地上撒出一百个铜钱,然后摸着黑一个一个找到捡起来,捡够一百个铜钱她才睡觉。文中那个寡妇是个有闲有产的富家女子,她是用撒钱的方式转移?#24405;牛?#23089;乐自己,而眼前这老太太,她年纪轻轻守寡,是个没有生计来源的农妇,她可没有一百个铜钱来撒。她白天默默地劳作一天,到晚上摇动着?#26576;擔?#38745;?#37027;?#22320;陪伴着苦读的幼子,然后?#24405;?#22320;度过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她转移?#24405;?#30340;方式简单而自然:千百次地思量那只搬仓鼠,感激它活命的恩德,庆幸她的儿子没有饿死。
                 我?#19990;?#22826;太:那个时候,就没有人要娶了你吗?
                 老太太从?#20102;?#20013;回过神来,说:有,那时候还年轻,人也不丑。我守的要是个闺女,也许就会再走一家。可我守的是个小子,是给范家顶门立户的人,就走不得了。唉,谁都有谁的天命,命数是不能改换的。
                 怎么就走不得呢?
                 我哪能拽着儿子到别?#23435;?#27280;下受委屈,那多不好,等将来到?#35828;?#19979;都没法子见人。
                 我不想听她?#20179;?#30007;轻女的故事,我只想弄清楚搬仓鼠为什么会把粮食?#36879;?#22905;,还送了三次,于是我问:老嫂子,那个搬仓鼠怎么会认识你呢?
                 它是?#28216;?#23064;家那边来的,当然认识我了。
                 它怎么又是你娘家那边来的?
                 你刚才没听明白,那粮食里边有豆子,有苦荞,有高粱。我娘家那边是山里,土皮薄,从老辈子起就种这些东西。哪像范庄这边山外头,地是平板板的,地里净种苞?#20303;?#23665;外边就是不一样,地连成片,你把眼睛望酸了也望不到边,天也远的无边无界没精打采,滑溜溜的连个鹰啊鹞子啊都挂不住。我们那边好多了,高高?#20599;?#30340;有沟有梁,显得有精神气。一到秋后收拾完了,家家都把羊只撵到地里去,让它们捡捡秋,我家的羊也出去,我就在坡上看着羊。羊们一到地里就散开了,各寻各的?#24120;?#25105;就往高处攀,站在崖上往四下里寻摸,找打野兔的,挖鼠粮的,哪儿有热闹往哪儿瞅。
                 老太太说到这儿迟疑了,?#25226;八?#24605;的待说不说,我问她?#21644;?#40736;粮?什么是挖鼠粮?
                 老太太说,人们忙着收拾秋庄稼,搬仓鼠们也没闲着,它们也把粮食往洞里搬,预备着过冬。别看是个小鼠,可能搬了,有的洞里能掏出一升多粮食呢。我娘家西隔壁是爷孙俩,都是掏鼠粮的好手,孙子?#20154;?#29239;还能,他瞅瞅搬仓鼠的脚印,就能知道是公是母,找起洞来更是一找一个准。他那人心眼好,只掏粮?#24120;?#20174;不伤鼠的命,碰见洞里有小鼠崽,连粮食也不掏了,好好地把洞给盖上。
                 我问:你也跟着人家一块儿挖过鼠粮吗?
                 她说:哪能啊,我们两?#20197;?#20960;辈子就坐下仇了,为?#35828;?#36793;界的事儿,我爷和他爷撕扯到一块过,还经了官府。到我爹他们那一辈,明着不?#28903;?#20102;,?#38378;?#23478;大人们还是不说话,紧隔壁住着也像乌眼鸡一样,仇坐下了嘛。
                 那你们小一辈人说话不?
                 说话的,背着家大人偷着说话。
                 老太太又迟疑了一下,然后说?#20309;页?#38376;子那年,他家托媒人来提过亲,依他爷俩的想头,是想把老一辈的仇怨结了。我爹跟媒人说了一大堆臭话,一句?#27809;?#20063;没给人家捎过去。唉,把人的心都?#27515;?#20102;。为这事,就急慌慌地打发?#39029;?#38376;子了。我那人跟媒人来家的时候,我是瞅过一眼的,一看就不像长久在阳世的人,他眼珠子是灰的,有点渗人。
                 那你也嫁了?
                 我们那时候嫁人,?#27597;?#19981;是懵着头嫁的?我爹应下人家了,我就得嫁。还能指望娘?#24050;?#20320;一辈子,再给你扎个老姑娘坟吗?
                 老太太跟我说起当姑娘时候的事,她的眼睛是亮的,脸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我觉得这和她年轻时候的美好回忆有关联。这些话的后面,一定有许多她没说出口的生动鲜活的细节,这些细节慰藉了老人?#24405;?#33485;凉的一生。
                 那搬仓鼠,是他打发来的。老太太?#22238;?#22320;说。
                 谁?谁打发来的?
                 才说的,隔壁那家的孙子啊。他没伤小鼠崽的命,还给它留下粮?#24120;?#37027;个小鼠?#22363;?#22823;以后当然能为他做事了。
                 嗨嗨!我拍拍脖子上边的榆木疙瘩,木木的,不痛也不痒。我可真是傻得不透气了!想想看,一个情谊深重的笃实的庄稼汉,一个年轻月小的庄稼院的寡妇,我怎么就没往那上面想呢?
                 于是我问她:你们俩之间,就没有?
                 有什么?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什么?
                 我问过你,就没有人要娶了你吗?他就没提出要娶了你吗?
                 她笑了一下,眼睛盯着地说:没有,那是不能的,出门子以后我和他连一面都没见过。我爹那头就过不去。各人有各人的天命,不管是他,还是我,在阳世上转了一遭,能把老辈子的仇怨扯碎了,撇到沟里去了,我也就心安了。我知道他不会记恨我。
                 我说:你们的事情要是放在现在,绝不会是这个结果。你看,还是现在的世道好吧?
                 她说:现在的世道是好,?#20843;?#20102;一会儿她又说,我们那时候,也好。
                 这老太太又雷了我一下。她大半辈子孤苦寂寞,情感深埋,像寒冰下流动的河水一样无奈。可是到了这般年纪,心中却依然珍藏着这一世上遇到过的好光阴,用全部的身心去感激生活。她信那只会掐算的搬仓鼠确有其鼠,她信搬仓鼠的故事对应着世上的一种奥秘。现在我也得相信那只搬仓鼠确实存在过了,因为它在老太太的心里,至少活了一个甲子,大约也是个古稀老鼠了。
                 再看看老太太,她雷得我发呆之后早就退后一步,靠在椅背上打盹去了。洗的发白的蓝布衫裹着她干瘦的身子,白发柔细,?#30041;?#39128;动,?#36335;?#24494;风随时会带她飘走。那张阅尽人世沧桑的脸稍稍低垂着,暖暖的阳光下,像细瓷器一般晶莹和光滑。
                

              共 400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世上唯一的搬仓鼠】这篇小说构思十分巧妙,开篇采用先抑后扬的写法,烘托神乎的老太太,也给小说埋设了伏笔。小说通过作者和老太太之间的对话,起初并非认真,但随着老太太掩埋鼠药,怕伤害到老鼠,才掩埋鼠药,跟着她的讲述?#24050;按?#26696;,再现了困难时期的景象:村里的食堂管理员用心不良贪污粮?#24120;?#30149;亡后发现嘴里有老鼠?#27426;?#22905;和儿子渡过难关,是发现了粮袋子?#27426;?#32769;太太?#33539;?#25644;仓鼠是?#20843;?#27966;来的,她娘家那里也是曾经有意娶老太太的人。这充满离奇又合理的故事,终于让作者确信老太太是正常的,而且经历一场荡气回肠的人间真情。小说?#23435;?#25551;写?#25913;澹?#20010;?#38901;?#26126;,通过一个久远的故事,用明线搬仓鼠,暗线(他)?#25104;?#20102;那个时代人虽然艰苦,但做人实诚,感情纯真,那个和搬仓鼠有关的男人,是给她?#22303;?#39135;的人,但却终身未见一面。小说虽为点名,但高妙之处正在此,用内敛的写法渲染了人间至纯至美的情?#26657;?#24456;好表现了人性的美好。读后令人震?#24120;?#33633;气回肠!好小说!推荐佳作!问好七色堇姐姐!【山水神韵:春华秋实】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602160026】

              大家来说说

              ?#27809;?#21517;:  密?#32772;?input type="hidden" name="from" value="http://www.qwgq.tw/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637935&" />  
              1 楼        文友:春华秋实        2016-02-15 21:00:06
                小说通过一个久远的故事,用暗线?#25104;?#20102;那个时代人虽然艰苦,但做人实诚,感情纯真,那个和搬仓鼠有关的男人,是给她?#22303;?#39135;的人,但却终身未见一面。小说虽为点名,但高妙之处正在此,用内敛的写法渲染了旷世之恋和人间至美的情?#26657;?#24456;好表现了人性的美好。读后令人震?#24120;?#24863;动人?#27169;?#22909;小说!感谢姐姐支持山水《回首》征文,祝福新春快乐!
              2 楼        文友:朔风        2016-02-15 21:29:41
                “我们那时也好!”小说主人公一句浅?#36710;?#28129;的话语,道出了那个困难岁月里人们对人生的体悟,日子是苦的,可是那根植于人们心底的善良和扶危济困的善行是甜的,是值得人珍藏在记忆深处?#27426;?#22238;味的!小说以我和老人的谈话一刻编织情节,将跨时空的久远的故事浓缩在一个场景之?#26657;?#21487;谓构思精?#26705;?#20854;中洗练?#20979;?#30340;笔法和语言,蕴含着深沉的人生况味!欣赏老师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3 楼        文友:豪哥        2016-02-16 09:21:24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美好与丑陋,内心幸福的人只是?#20146;?#20102;那些美好。老太太不像那些怀旧的人,一味地厚古薄今,而是在完成天命的同时,感激着那些现实存在的和内心构建的美好。一颗感激的?#38393;?#25745;她?#38706;?#22320;读过了艰难困苦,把儿?#20248;?#20859;成有用之才。作为一个一无所有的?#28034;?#27597;亲,妇?#26149;?#27714;?
              雨棠莺啼无非常景,见得懂得便是值得。
              4 楼        文友:周会涛        2016-02-16 11:23:13
                这里面的好多伏?#23460;?#20174;细节方面彰显了作家在驾驭小说情节方面的非凡功力:?#28909;紓?#19968;开始的“范教授”与后面那个忍饥挨饿,一瓢凉饮苦读的孩子;开头老太太的邻居张莹对她神神叨叨,神间人间来回穿梭的议论与后面老太太那神乎其神的拉?#20667;?#21448;充满人生睿智、人情世故的?#26434;錚?#31062;孙两人掏鼠粮的高超?#23478;?#19982;后面榆树上孤儿寡母接连?#27426;?#30340;?#35753;?#40736;粮等?#21462;?#21478;外,从老太太讲述的神奇故事以及对老家风土人情的描述里,切切实实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燕赵大地的气息……
              5 楼        文友:孤漠一尘        2016-02-16 11:48:43
                小说以一个神乎老太太的叙述,道出了一段岁月沧桑的记忆?#26657;?#25152;呈现出来的人性上善良的光辉。善恶自取,因果轮回;令人感动、回味。问好老师,感谢您支持山水回首征文,山水因您更精彩!
              宠辱不惊,望天空云卷云舒;去留无意,看世间花开花落。
              6 楼        文友:君之竹        2016-02-16 22:28:36
                小说用隐喻的手法阐述了一位老人心中朴素而纯洁的思恋。情节虽并不复杂,读后却回味无?#30591;?#30340;确是一篇精品!
              7 楼        文友:文淼        2016-02-17 15:36:13
                一篇非常精彩的小说,读来荡气回肠。小说构?#35760;?#22937;,描写?#25913;澹?#31508;法老道,堪称佳作!感谢支持山水回首征文!问好七色槿老师!
              因为喜欢,所以执着。
              8 楼        文友:今秋情更浓        2016-02-18 00:14:05
                好一篇搬仓鼠的故事,读来令人回味,?#25925;?#20102;人世间的真善美,满满的都是正能量,超乎寻常的构思,超赞。
              9 楼        文友:眉间心上        2016-02-18 05:47:19
                开篇读来,就想接着读下去,寻?#22812;?#20107;的结局。引人入胜的美好故事,?#37202;?#24863;人的情?#26657;?#24182;深含哲理,一气呵成,令人震?#24120;?
              10 楼        文友:在河之洲        2016-02-21 10:16:24
                好作品须读几遍的,从作品的题目到内容,非常的和谐一致。在不算太长的作品里,竟能容纳如此大的容量,实在?#20146;?#32773;的非凡功力。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猎球网足球分析 最好玩的梭哈游戏 广东11选5遗漏手机版 3d组六中奖的好方法 美女六肖中特图杀十二 山西十一选五任七遗漏 曾道人一句中特诗 最新任选9场赔率 时时彩包胆100稳赚 杀号定胆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i 波克千炮捕鱼官网 滚球结算延迟 3d七码组六遗漏 欢乐斗地主2018新角色
                                      猎球网足球分析 最好玩的梭哈游戏 广东11选5遗漏手机版 3d组六中奖的好方法 美女六肖中特图杀十二 山西十一选五任七遗漏 曾道人一句中特诗 最新任选9场赔率 时时彩包胆100稳赚 杀号定胆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i 波克千炮捕鱼官网 滚球结算延迟 3d七码组六遗漏 欢乐斗地主2018新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