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酒家】六号楼中的轶事(小说)

              精品 【酒家】六号楼中的轶事(小说)


              作者:七色槿 举人,4706.5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118发表时间:2014-09-02 14:32:20

              “我要是你们,就不来挤这个招聘会,我会找个有红酒、有音乐的地方,靠抛抛媚眼、扭扭胯骨挣钱。”小个子的王新这样说。“求求你们啦,把机会留给狼吧,狼多肉少啊!”
                 张文生和王新正坐在人才交流中心门前的花坛矮墙上,跟一群像他们一样的男女青年一起,?#32676;?#20132;流中心的大门开启。
                 “瞧瞧他们列出的条件,包管有一条‘身高一米七五以上、五官端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大姐大找情哥哥呢。”
                 “呵呵!王新,你真逗。你上次没谈成功的是个什么位置?”
                 “策划部助理,具体工作是给主管大人提台词,给看门狗擦屁股。就是这个,人家还嫌咱个头小,担心咱够不着狗大人的屁股。唉!悲惨啊!我正想着,当一回汉奸到小日本招聘去?那儿男人都是侏儒,我去了,没准儿能演个白马王子。”
                 周围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尽管还没有找到工作,张文生还是?#19981;?#36825;个新圈子。大学毕业后,他也像一些同学一样,留在了这个念过书的大城市,在老城区的六号楼与王新合租了一间斗室。那是这个城市收纳最多梦想的地方,七十年代的破旧小楼共有三层,总共住了四十来个外乡人,都是来寻梦的人。楼上楼下,大声招呼一下,就有人出来聊会儿,像在学校的学生宿舍。谁跟谁都能随便交谈,谁都能热心帮助别人。如果有人知道哪里出现个位置,就会赶快告诉他的朋友,甚至会借衣服给他去面试。加入这个圈子的条件不是出身和金钱,而是青春、向上的追求,以及对朋友真诚的信任。
                 文生的家是北方的一个小城,在他的心里。那只是个每次填报履历时要写上的地名,那里有生他养他的双亲,仅此而已。从离家上学起,那里的一切都渐渐地被时间洗淡了。
                 今天人才交流中心有十一家用?#35828;?#20301;摆出了台子,整个大厅人头攒动,这让文生想到家乡腊月年跟下的集?#23567;?#29579;新指点他,让他先看清楚张贴出来的招聘告示,觉得合?#35797;?#36882;上昨天准备好的个人简历。“你自己看看吧,我也得看看去了,咱们过会儿见。”
                 文生转到第三张台子就决定试试了,那是一家杂?#26087;?#25307;聘两名小编。学中文的他应?#23194;?#24471;到这个位置。他向办公桌后面的那两个人打招呼:“你们好,我叫张文生。”说着恭恭敬敬地递上个人简历。两人中年龄较大的那位朝办公桌旁的一把椅子指了指,让他坐下来,那人两手搁在桌面上打量着他,一声不吭,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23194;眨?#22909;像在鉴别一张照片的真伪。他心慌得要命,觉得?#35748;?#26159;要发抖。“老师,”他说,“讲到工作经验,我确实还没有,我今年刚毕?#25285;?#19981;过写作经历已经有几年了,也多次有诗作在刊物上发表——”
                 那?#23435;?#24494;笑了笑,接过年轻的同事递给他的简历看起来,而年轻的那位就在笔记本电脑上“嗒嗒”地敲起来,文生知道他在百度?#25243;?#24049;诗作的标题。
                 “我们需要一名诗歌编辑,不仅要熟悉自由新诗,还要懂格律诗。以你的造诣应该是没问题。”年长的那人说。他郁郁不乐地摇了摇头,似乎可怜自己出于杂?#26087;?#30340;需要,不得不谈一些与诗文无关的话题,“但是纯文学刊物存在得很艰难,经费永远不充足,你要是接受这个位置,每月工资是一千元,基本没有奖金。你考虑一下,要是同意,明天上午到杂?#26087;?#26469;,咱们就可以签下协议。”
                 文生感觉到自己的脸开始红了,毕竟是不用怎么奔波,就有?#35828;?#19968;份工作。比起王新来,他是?#20197;?#30340;。他挤出人群来到大门外,静静地站在树荫里,等脸上的红晕褪去。初夏的艳阳下到处都是亮晶晶的,树冠投下来实实在在的阴影,已经有几个人在树荫下说话,有的垂头丧气,有的面带喜色。
                 过了一会儿,王新和一个?#23194;?#20063;出来了,学自动化的王新在一家房地产中介应聘到一份置业?#23435;?#30340;工作,工资八百元,有提成。
                 他们不着急回去,合租的房子里只有一台微波炉可以?#30830;梗?#19968;日三餐大家都是在街上的小饭摊上解决。他们走在阴凉一边的?#20540;?#19978;去吃午饭,坐在一个小饭铺里的条?#29436;啊?#23613;管知道小摊贩做的东西不?#21024;唬上?#22312;不能计较这些。
                 王新要了炒饭,文生要了炸酱面,那?#23194;?#35201;了大碴粥和包子,两个男生各要了一瓶啤酒。等待的时候他们作了自我介绍:我叫王新,河南的;我叫张文生,河北的;我叫陈小丽,辽宁的。王新笑嘻嘻地说:“咱们的自我介绍很好啊,符合日内瓦会议规定:战俘只能透露他的姓名、部队番号、军?#20303;!?#20182;冲着那个?#23194;?#35828;:“你今天找到合适的工作吗?”
                 “没?#23567;?#23454;际上,我现在有工作,是个私人小公司的文员,又要查资?#23244;?#35201;接电话,电话铃声?#23478;?#24613;疯了我啦,工资还太低,所以有合适的想换换。今天是跟同事换了个班到这儿来的。回去还是得先干着,不敢随便跳槽,现在工作不好找,每一份工作都像宝贝一样。”
                 他们共同举杯,祝贺自己找到工作。
                
                 陈小丽一个人在出租房不远处的小饭店里,僵直地坐在一个圆凳上,两眼紧盯着门。房间里光线不好很幽?#25285;?#21018;刚日落时分就已经亮起两盏昏黄的?#21860;?br />   一周以前那场事又想了起来,那天也是周末,?#25165;?#22905;统计的数据好容易都找全了,她把事情做完就比平日晚?#35828;悖?#22825;已经暗下来了。等到出?#35828;?#20301;门?#22868;?#24537;忙地往公车站赶,街上已经是华灯初上。
                 到车站要穿过一条长长的小巷子,巷里很阴?#25285;?#24448;日这时候连对面过来的人脸都看不清,今天更觉得阴森。她回头张望一下,希望文生能在后面赶上来,由于下班的时间相同,他们常常在这里碰见,可是今天身后没有人?#21834;?#22905;乍着胆子往前走,觉得头皮根都乍了起来。对面走过来一个人,边走边吃着东西,离着三、五步,就听见他咬东西的脆响。在即将擦身而过的一瞬间,那人忽然说:“你看!你!”同时就拧亮了手电,小丽不自觉地顺着光柱看过去,那人的裤子不知怎么就褪了下来,他把手电光照在了自己的生殖器上。吓得小丽转身往回跑,那人就提着裤子追。正慌乱着,前面有人进了巷口,小丽就喊:“文生!文生!”
                 身后的流氓看有人来了,转身跑了。
                 来的人真是文生。他去超?#26032;?#19996;西耽搁了,所以?#19981;?#21435;晚了。
                 小丽的脸紧绷着,像是在瑟瑟发抖。
                 “你怎么样,小丽?”
                 “快走吧!咱们快走!”她的声音发抖,差不多要哭了。“咱们快走!”
                 站在站点等车的那一会,小丽拉住了文生的手臂,好像要使自己稳定一下。车终于来了,错过了下班时间,车上没几个人。他想坐到后?#25243;?#19978;去,可是她坐下后就拉住了他胳膊。一坐到冰冷的座位上,小丽完全垮了,她倚着文生的手臂,不能自制地哭着,全身因抽泣而抖动。城市的灯光不时投进幽暗的车窗,那灯光忽明忽?#25285;?#25504;过小丽布满泪痕的苍白的脸,他觉?#23194;?#24352;脸是那样楚楚可怜。她像时下的很多?#23194;?#19968;样,是精心修饰过的,却没有化过妆的痕迹,她的脸现在离他的眼睛是那么近,他不由自主地细?#27492;?#37027;有瓷器光泽的脸颊和顺溜的长发。闻到发香,感到她身体的温暖,这异样的感觉让他跟着抽泣的小丽一阵阵颤粟,他紧紧地搂着小丽的肩膀,轻轻地拍着。
                 回到家里,文生很长时间不能入睡,反复想着遇到的事。发生了什么事呢?他只知道小丽遭到了流氓骚扰,他陪伴过?#32431;?#19975;分的她,送她回家,但是事情又不全是那样简单,直到现在,他仍然觉得出紧挨着她,闻到年轻女人散发出的气息,这使他脸红心跳,好像做了什么不光彩的事。他模模糊糊觉得,他俩会有更亲密的关?#25285;?#19981;会有别的可能。但是这样是对是错(不知为什么,他有种深深的?#24535;澹?#35273;得这不是好事),事情要怎样发生,何时发生,还不得而知,但他认定这件事将要发生。
                 他怀着?#24535;?#30340;心情感觉到,在王新他们的眼里,他和小丽的关系一天一天密切起来,不可能再?#25351;?#21040;以前的清清爽爽了,奇怪的是这虽然有些可怕,可每当有小丽在身边,看到、感觉到她的接近,他心里的?#24535;?#23601;会跑开去,他会不知不觉地作出微笑,笑?#26790;?#21644;,又带着些孩子气。
                 没让小丽久等,文生一个人来了。“王新呢?”
                 “他出去了,有聚会。”
                 坐下后小丽说:“来一瓶啤酒吧?咱俩喝一瓶。”
                 “?#26657;?#23601;喝一瓶。”
                 把酒倒在杯子里,两人共同举了举杯,小丽说:“为王新干杯,祝贺他?#27605;!?#36825;是他俩第一次单独出来吃饭。
                 “小丽,跟我说?#30340;?#33258;己吧,我还不怎么了解你呢。”他拿起瓶子,又给两个杯子添满了酒,“?#28909;紓?#20320;家是哪里?那里好吗?”
                 “我就住在你楼上啊,那里更像个储藏室,连厅里都堆满了?#28216;錚?#23601;给我跟室友留出两个单人床的空。”
                 “天哪,我没跟你开玩笑。”他冲她咧嘴笑笑,把一只手放在她手上,“我什么都想跟你说,我想告诉你我怎么惶惶不安地担心有人伤害我,我怎么对古诗词有莫名的?#24535;?#19982;激动,我现在都不敢?#27492;?#20102;,我怎么在梦里经常看见一处江南的小山村,那个地方好像跟我紧密相连。自从来到这儿,我好多了,每天看到的都是跟过去不一样的天,而且知道这天空不会破碎。”
                 ?#35835;朔骨?#20182;们走出来,天已经黑了,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夜色里。白天阳光带来的热气已经转为深秋夜间的清冷,在灰暗的夜空中,有多半个惨淡的月亮挂在空中。他们并着肩,迎着阵阵冷风在人行道上慢慢溜着往家走,走到应该?#25112;?#21435;的小巷口站住了,相视一笑又折回来。
                
                 周六的早晨这里少了许多动静,多数人不用上班去,?#23478;?#30561;到自然醒。文生十点多钟才起了床,?#35789;?#19968;番,约了小丽到饭摊吃饭,已经是十?#22351;?#22810;了。
                 “我今天什么事都没?#23567;!?#23567;丽说,“咱们可以呆在这儿,随便到几点都不急,再到城里看场电影,还可以到我那里坐到很晚,我室友回家去了。你睡在那里都?#36824;?#31995;。”
                 “休礼拜真好。”文生说。他不理睬她?#20843;?#22312;那里都?#36824;?#31995;”这句话,觉得小丽是在开玩笑,这样的玩笑话他还不习惯说出口。
                 文生?#35835;朔骨?#20182;们离开饭摊乘公?#31561;?#22478;里。走在冬日阳光照着的人行道上,天?#36824;?#39118;,似乎周围的楼房、道路吸取的阳光也正在发散出来,空气有些暖洋洋的。
                 “你知道我?#19981;?#20320;什么?”文生说。
                 “什么?”
                 “尽管做的是前台接待工作,你不?#21152;?#25226;自己打扮成花蝴蝶。还有,你不知道有些人有多别扭,说起话来娇声娇气,嘴巴、眼睫毛、手,都跟着动。”
                 “你?#19981;?#25105;这个样子?在你朋友面前,我给你丢脸不?”
                 “不。要不是知道你是我朋友,他们中会有人跟你搭讪的。”
                 “我要回应他啦!”
                 ?#29677;耍?#37027;就要我命啦!”
                 在书店橱窗前,他们逗留了很久,看里面摆着的书,贾平凹的作品,阿来的作品,还有炒股、买彩票秘?#25319;!?#25991;生,你写的诗?#19981;?#38472;列在橱窗里的。”小丽诚心诚意地说。
                 走地下通道横过了马路,?#25112;?#26032;华大街,到以前去过的那家电影院,看看预告,现在正上映的是?#30701;?#22374;尼克号》,下一场是个香港的打斗片,俩人都没兴趣看,就离开那里顺着?#20540;?#24448;前走,街角有一家卖热饮的店,店名?#23567;敖志啊保?#20182;们走进去。
                 坐在吧台前高高的圆凳上,要了两杯珍珠奶茶含着吸管慢慢地吸。喝?#27809;?#21644;了,文生敞开羽绒服拉锁,一条手臂搭在吧台上看着格外地儒雅潇洒,小丽很想把他的头抱过来,吻吻他黑亮的头发,但是店里人太多,因此她只能拉他?#37202;?#26469;,把自己的手塞进他手?#35780;錚?#20877;一同塞进他大衣口袋里。他们在街上一直溜到天暗下来才往回走,又回到中午吃过饭的那家饭摊。
                 晚饭吃的是角瓜鸡蛋馅包子,两人喝了一碗大碴粥。吃了饭,又要了两碗白开水慢慢?#21462;?#20182;们住的地方没有煤气,要是赶上停电,就烧不成开水。中午饭是文生付的钱,再加上喝饮料、晚饭,小丽估计至少要花去三十元钱。
                 “你钱多吗?”他付账时她问。
                 “只是个精神上的富翁。”文生说。他把他的钱夹倒过来,里面的钱都落在桌子上,三张一百元的,其余的都是十元、一元的,再就是几个硬?#25671;!?#26446;某人的全部财产,”他说。“我万一出了意外,?#22363;?#20154;就是你。”说这话时他咧开了嘴,眼睛明亮,像是很开心。
                 “你从小家里有钱吗?”她问。
                 “我家在个小镇上,爸妈都有一份薪水不多的工作,生活还可以。”他说。
                 “我离开家到这里打拼,主要是为了钱担心,我家是农村的,父母都是农民,我看多了没有钱对我妈、我奶奶的影响。”小丽说。
                 天完全黑下来了,半明半暗的?#36820;?#19979;俩人的脸都有几分?#21543;?#21644;神秘,在?#20540;?#29031;不到的小树后面,他们?#28216;?#20102;。两个年轻热烈的唇有角瓜的清香味,还有大蒜味,他们谁都不嫌弃谁。她把他的头往下拉,把自己?#32676;?#28888;的脸贴上去,“在街上喝奶茶时,我就想这样了。”她说。他紧紧地搂着她,说不出话来。
                 回到他们租住地,破楼前照例是昏昏的?#36820;疲?#37051;近那个单元的楼口有人正往里走。楼道里没有灯,文生在前,小丽在后,摸索着上楼。住在二楼的文生没在那里停步,继续往三楼小丽那里走。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文生?#35785;?#36339;的心?#36335;?#35201;跳出胸腔,小丽鞋跟发出的声响像一匹马在跑。
                 小丽开了锁,厅里,一进门的房间里堆满了主人家的家什,沿着狭窄的空隙往里走,才是小丽她们租住的小屋。两人的影子在黑乎乎的墙上晃动,楼外面?#36820;?#26127;黄的光从窗户照进来,能看清这是一间斗室,两张狭小的单人床,一把木椅,一张漆面剥落的桌子,桌子上影影绰?#36335;抛?#20123;女孩子的小物件。
                 文生给她脱衣服,先解开帽子上的尼龙搭扣,脱下帽子来,然后摸到大衣前面的那一排扣,一粒一粒解下去,“简直要花一整天工夫。”他嘟哝一句,从她肩上脱下衣服来,整齐地挂在椅子背上。她走到床前,一下子掀开被窝,床单被罩都很?#21024;唬?#22905;脱下牛仔裤,只剩一身保暖内衣,窗户透进来的光线在她身上分割出几道斑马一样的条?#21860;?br />   她看着他脱下羽绒服,解开腰带也想脱下外面的裤子来,又转身坐在椅子上解鞋带。要先脱下鞋,才能脱下裤子来。
                 “要开灯吗?”
                 “别,我受不?#35828;?#20809;。”
                 小丽的手机刺耳地响起来。
                 他们?#21738;?#30456;视,谁也没敢动弹,似乎他们不动,铃声就不会再响。
                 铃声又响了。
                 “我还是接一下吧。”她说。他从桌上拿起手机递给她。
                 “喂,哪位?”“小丽呀,是我,我从家里回来了,正在等公车。你到巷口的站点接接我吧,带着手电。”
                 文生已经系上了鞋带,?#37202;?#26469;系腰带了。
                 “你看看,真是的——”她泄了气一样地说。
                 “别那么难过,还有以后呢。”他温柔地朝她微笑着,
                 从房里出来,他们舍不得分手,一起溜达到巷口的站点。“犹如冷水浇背,是不是啊?”
                 ?#29677;拧!?br />   “我想,眼前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给咱俩找个窝。”
                 “对,找个租金便宜的。”
                 看到公车来了,他转头走开了,在光线暗淡的夜间看着他个子比白天小了,神态沮丧。
                
                 二十天以后,他俩住到了一起。

              共 549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青春是一场微凉的伤。大学毕?#25285;?#28418;?#27492;?#20065;,为了生存和生活,为了所谓的梦想,忍辱负重,小心翼翼,独自打拼。真心的情感也好,暂时的需要也罢,都是?#24405;?#26080;助的人获取些许温暖和慰藉的?#38745;藎?#21807;有抓住,哪管前路。仅是小编辑的文生只是精神上的富翁,而小丽却是看多了没有钱的残酷现?#25285;?#22914;此的两个年轻人,以爱取暖的路要如何走下去?希望又在哪里……作者由招聘会切入,截取初夏、深秋和冬三个时光片段,借助多处伏笔,在淡淡的忧伤和无可奈何中,由点及面,深处挖掘,?#20174;?#20102;初涉尘世的大学毕业生心理、情感等状态,激起共鸣和追忆。文?#26159;?#26032;自然,细腻柔婉,推荐共赏。【编辑:素?#21834;俊?#27743;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9030028】

              大家来说说

              ?#27809;?#21517;:  密码:  
              1 楼        文友:素馨        2014-09-02 14:34:08
                谢谢朋友支持酒家!作了几处小改动,不?#23383;?#22788;请告之。
              借用中医手段,?#26032;?#19990;间冷暖。
              2 楼        文友:素馨        2014-09-02 14:35:47
                ?#19981;?#36825;种文风。引起追忆,心酸,和着淡淡的感伤,一如窗外绵绵的秋雨……
              借用中医手段,?#26032;?#19990;间冷暖。
              3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4-09-04 14:10:26
                遥想当年刚刚大学毕?#25285;?#20063;有过相似的遭遇。
                 那时候的彷徨,太多……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4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4-09-04 14:12:14
                小说给人一种真实感,引起一种共鸣?#23567;?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5 楼        文友:紫河流        2014-09-05 16:20:36
                ?#36820;?#29983;活的不?#20303;?#26080;奈和坚持!
              ?#19981;?#25991;字,?#19981;?#20901;想,?#19981;兑?#20999;美好而真实的东西!
              6 楼        文友:豪哥        2015-02-08 15:31:28
                求?#21543;?#27963;没有任何诗意,相互慰藉的爱情也不浪漫。
              雨棠莺啼无非常景,见得懂得便是值得。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加多宝娱乐城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th id="jpvjd"></th>
                            <th id="jpvjd"></th>

                                <th id="jpvjd"><meter id="jpvjd"><dfn id="jpvjd"></dfn></meter></th>

                                  <sub id="jpvjd"></sub>

                                  <address id="jpvjd"></address>

                                  <th id="jpvjd"></th>
                                  <sub id="jpvjd"></sub>

                                      冰球比赛场馆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三肖 世纪新时时彩后台登陆 11选5最牛技巧 甘肃快三跨度和值表 11选599%准杀号 买11选5害人不浅 河南泳坛夺金奖金明细 牛牛攻略玩法 网球比分规则介绍 初中生在网络赚钱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321 体彩云南时时彩开奖 昨日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玩法表格
                                      冰球比赛场馆 香港马会资料一肖中特三肖 世纪新时时彩后台登陆 11选5最牛技巧 甘肃快三跨度和值表 11选599%准杀号 买11选5害人不浅 河南泳坛夺金奖金明细 牛牛攻略玩法 网球比分规则介绍 初中生在网络赚钱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321 体彩云南时时彩开奖 昨日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玩法表格